教育部国别和区域研究基地
大学首页 学院首页 手机访问
学术论文
学术论文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术成果 >> 学术论文 >> 正文
忻怿:纳卡冲突中的土耳其无人机干预
2021年04月06日 09:45  点击:[]

2020年12月,中心研究员、历史文化学院讲师忻怿在《世界知识》第23期发表《纳卡冲突中的土耳其无人机干预》一文,对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围绕纳卡地区爆发武装冲突前后,土耳其无人机如何干预战事以及土耳其无人机外交进行了全方位阐释。

该文指出,纳卡冲突中,阿塞拜疆大量使用土耳其军用无人机,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破袭作战,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公开承认,要不是土耳其军用无人参战,如果仅靠坦克及火炮,阿军难以攻克亚美尼亚人在纳卡地区近30年苦心经营而成的防御阵地。土耳其无人机大规模参战,以及战争爆发之前土阿两国联军的接连演习,确保了阿塞拜疆的战场优势及在战后获得针对亚美尼亚新的战略及地区权势,凸显该场冲突的非对称特质。这种战术、战役特征是自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来,西亚北非地区历次武装冲突及局部战争中所从未呈现过的,极具反思价值,将对未来中小国家间中低烈度的冲突模式带来冲击。包括利比亚内战在内,此次战事亦凸显以外售无人机为重要内容的土耳其中等强国外交的某些新面貌。

强力援助阿塞拜疆,凸显土耳其埃尔多安政权纵横捭阖、特色鲜明、颇为凌厉的独立外交姿态,土耳其借此实现了对俄欧示强、对美提醒的战略目的,彰显土耳其试图进入独联体空间进而寻求战略自主、夯实突厥语国家联盟的外交新趋向。土耳其提供的无人机以及其引导下叙利亚武装分子的参战,根本形塑了阿亚双方围绕纳卡冲突的走向,作为地区制造业相对最完善的中等强国,土耳其具备深刻影响地区秩序的意志和能力。为此,欧盟、美国不得不需要考虑进一步尊重、安抚埃尔多安政府,这就会导致美国在售土F-35型战机问题上可能需要加以重新思考,欧盟可能也会在难民问题及经贸事务上相对更加听取土耳其意见,避免安卡拉进一步成为地区“麻烦制造者”。

从军事层面来看,强化野战防空火力和电子战能力,并为师旅级部队配属专门的无人机群及反无人机装备,进而执行反无人机作战,将成为未来中小国家精干型陆军合成旅的重点发展方向,无人机军备竞赛将就此进一步升温。土耳其凭借自身不俗的军工制造业,自然能在西亚北非地区的无人机军售议程中分一杯羹,成为比肩其他大国地区军售谋划的关键的“搅局者”。引人注意的是,负责生产土军主力TB2型无人机的卡勒·巴卡集团首席执行官塞尔柱·巴拉克塔尔2012年赢取了埃尔多安的女儿。埃尔多安家族同土耳其军用无人机出口业务之间的复杂联系,值得人们持续关注。

事实证明,纳卡冲突结束至今半年有余,埃尔多安政府借机不断扩大自身无人机作战能力以及无人机外交布局。安卡拉一方面将大量无人机部署于新建的“阿纳多卢”号两栖攻击舰,以应对希腊海空军,另一方面扩展其纵横捭阖的无人机外交。目前,沙特确信采购TB2型无人机并谋求加以仿制,乌克兰政府亦大力强化其采购土耳其无人机的进程,应付愈演愈烈的东乌战事,土耳其亦以向地区国家转让无人机仿制技术为名目,助力其地区战略目标的实现。

虽然受西方供货的无人机光电传感系统的限制,但土耳其亦在加紧自主研发,并从其他途径获取无人机技术外援。作为典型的中等强国,土耳其的地区雄心既受到包括制造业实力在内的综合国力的支撑,也受到其局限和牵绊,这种意志与实力之间的紧张及鸿沟,将长久考问埃尔多安政权对外战略,也将形塑土耳其民族国家乃至地区秩序的未来走向。而社交媒体上流传的亚美尼亚军民在此次冲突中遭到阿军无人机打击的残酷画面也无疑昭示世人,建立自主国防工业体系和强大民族国家这一近代以来的世界历史命题,一直没有离我们远去。


参见:2020年12月9日《世界知识》微信公众号



下一条:中心主任李秉忠教授等在《阿拉伯发展报告(2020)》中发表文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