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国别和区域研究基地
大学首页 学院首页 手机访问
人才培养
研究生教育成果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人才培养 >> 研究生教育成果

第一项:

 

 

陕西省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学会

研究生教育成果奖申报书

 

 

 

成果名称:“国际合作、前沿引领、学科交叉、创新培养”

           的世界史研究生培养模式的探索及其实践  

人:     李秉忠   何志龙   Tim Niblock  

               郭响宏   Seevan Saeed  

起止时间:        20141月至20195  

完成单位:             陕西师范大学  

主管部门:                教育部  

推荐单位:             陕西师范大学  

申请时间:    2019       5      29   

 

 

 

 


填表说明

1、 成果名称:字数(含符号)不超过 35 个汉字。 

2、 成果曾获奖情况不包含商业性奖励。 

3、 成果起止时间指实践检验时间。 

4、 凡不填内容的栏目必须用“无”表示。 

5、 正文内容应用四号宋体。

6、 本申请书一式两份,A4纸双面打印。需签字、盖章处打印或复印无效。 

 

 

 

 

 

 

 

 

 

 

 

 


一、 成果简介

1.主要解决的研究生教育实践问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深化历史研究的系列讲话提出,要进一步加强具有中国特色的历史研究体系的构建,世界史研究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当前世界史研究生培养重点围绕着“夯实基础知识、培养学生的学术素养和基本科研能力”展开,但随着中国国际化水平的不断提高,国家和社会对世界史专业人才的需求也有了更高要求,更加强调人才对接国家战略需求的能力、掌握除英语外的小语种交流阅读能力及多学科综合研究能力。鉴于此,如何在继承现有良好培养传统的基础上,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国际化世界史研究生培养体系,就成为一个重大的教育实践问题。

中国世界史专业研究生培养起步较早,但培养模式相对滞后,主要存在以下不足:1)课程体系建设与前沿引领匹配度不高;2)学术创新能力与社会对专业人才的需求不匹配;3)国际胜任力,尤其是语言能力与人才的国际化需求不匹配;4)目标培养与学生的发展诉求不匹配。在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今天,这些问题制约着世界史人才培养国际化竞争中树立中国模式的路径实现。

本探索主要聚焦于中东历史和政治课程的建设和人才的培养,通过多维创新和实践摸索,将成果外溢至整个世界史专业,外溢至来华留学生的培养,外溢至国内其他高校世界史研究生的培养,从而全面提升世界史研究生的培养质量。

2.解决实践问题的方法

1)通过引进一流师资,打造一流教学团队,建设代表国际水准的高水平课程体系。聘请世界知名学者来校授课,选拔本校骨干教师组成课程共建小组随堂听课、讨论,搭建多元课程体系,既有直击国际学术前沿、对世界史专业学生学术素养构建有重要价值的专业方向课(3门),也有能提升世界史专业学生科研能力的语言课程(3门),还构建了有国外和校内学者共同推出的交叉学科课程(2门),制定体现专业特色的课程计划和实现矩阵,以一流的师资团队和高质量的过程培养实现一流人才的输出。

2)通过让研究生加入国家级和国际合作研究项目团队,提升研究生的科研素养和能力。以一流科研项目和成果为引领,以研究生深度参与导师及国际一流学者研究过程为载体,以学术规范和能力的训练为目标,搭建研究生学位成果体现和优势转化的研究平台。

3)通过打造品牌国际会议、创办专业期刊等平台,培养研究生的国际视野和专业对话水平。在五年的教育实践中,研究生参与高端学术会议的筹办、参加国际学术会议研讨、参考国际知名学者的研究、参与专业学术期刊的各种审稿研讨,以平台建设促进研究生同国际前沿对接和对话能力的提升。

4)通过严控“入口、过程和出口”三个关口,保障研究生培养卓越质量。国际学者和校内优秀学者共同把好质量第一关,国际学者和校内学者共同把好课程论文关,开题报告、预审读、匿名外审等把控培养输出关。

3.创新点

1)模式探索:引培并举,融合各方资源,架构多维合作,打造一流的课程体系,创设“国际合作、前沿引领、学科交叉、创新培养”四位一体的研究生培养模式。

2)理论创新:以前瞻性、国际化的培养制度建设来规范研究生培养与成果生成,以多学科交叉培养提升学生科研能力,激发科研潜力,达到立德树人的功效。

3)育人平台建设:全面搭建面向研究生科学素养培养和科研能力提升的资源平台,形成国际合作、融合各方资源的培养网络,在国内具有引领示范效应。

4体系构建:构建契合世界史专业特点、符合研究生培养趋势、涵盖知识积累和素养提升、凸显学科特色,并具有推广价值的世界史专业研究生培养体系。

4.推广应用成果及贡献

1)国际化教育成果显著:第一,聘任蒂姆·尼布洛克教授等国际知名学者组建了一流教学科研团队,打造了包含《中东政治与国际关系》、《阿拉伯语》、《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方法论》等特色鲜明、紧跟国际前沿的一流课程体系,课程教材正在整理出版中,将对国内高校研究生培养提供有效的课程贡献。第二,邀请国际知名学者数十人次赴我院开展讲座报告、系列专题授课、暑期学校等种类丰富的教学活动,为学生掌握学科前沿提供了有效渠道,部分课程吸引了西安及陕西周边省份的学生前来听课,外溢效应已经显现。

2)研究生培养质量取得突出成效:部分学生的科研成果在《欧洲研究》、《现代国际关系》、《西亚非洲》等重要期刊上发表,他们还在国际团队的推荐下,赴埃克塞特大学等国外知名高校交流深造。毕业后多名优秀研究生或考取南京大学、北京大学等国内知名大学的博士研究生,或进入高校行政岗位,较高的考博率和高就业率显现出了培养成效。

3)平台育人成果丰硕:世界史学科申请获批了土耳其研究中心等三个教育部备案的区域国别研究中心,创办了《土耳其研究》等专业期刊,举办了与中东中亚有关的高端学术会议十余次,拟定了与埃克塞特大学、伊斯坦布尔大学的合作交流协议,建立起广泛的国际平台。以这些平台为基础,研究生参与各类国际或国内重要研究项目,参加高端国际学术会议,参与刊物的审校,平台育人效果在持续显现。

4)引领培养模式改革:项目团队负责人及其成员五年来先后赴南京大学、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等国内外重要高校参加学术交流活动,就研究生教育培养模式交换意见,大力推广此培养模式。四位一体的教学模式正在我校历史文化学院、中亚研究所等研究生培养单位推广应用。不仅如此,国际合作开发研究生课程、高端会议关注前沿、严格的课程论文制度正在被兄弟院校借鉴采纳,反响较大。

  


二、主要完成人情况

第(1)完成人姓名

李秉忠

性 别

出生年月

1975年10月

最后学历

博士研究生

工作单位

陕西师范大学

历史文化学院

专业技术职务

教授

联系电话

13649286841

现任职务

历史文化学院

副院长

电子信箱

lbz1975@snnu.edu.cn

邮编

710119

通讯地址

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成果何时何地曾受何种奖励

 

2010年获陕西师范大学“青年教师基本功大赛一等奖”。现主持的项目有: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土耳其国家治理难题研究”;中央高校重点项目“20世纪中东民族国家构建的历史考察”以及陕西师范大学人文社科项目“土耳其如何以欧盟标准处理库尔德问题”等。曾在《西亚非洲》、《史学集刊》、《世界民族》、《欧洲研究》、《南京大学学报》等刊物上发表学术文章20余篇,在学术界产生一定反响。

 

 

 

 

总体负责,统筹团队建设、平台建设、成就推广、后期规划,以及课程设计,培养方案制定和学院部分课程讲授等。

 

本人承诺所陈述的主要贡献及提供的佐证材料真实有效、符合学术规范,成果知识产权无异议,相关材料不涉密、可在互联网上评审及公示,上传 的电子版与纸质版一致。

 

                           本人签名:

                                     年  月  日

 

 

 

第(2)完成人姓名

何志龙

性 别

出生年月

1964年2月

最后学历

博士研究生

工作单位

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专业技术职务

教授

联系电话

13096982836

现任职务

历史文化学院

院长

电子信箱

hzl@snnu.edu.cn

邮编

710119

通讯地址

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成果何时何地曾受何种奖励

 

在《世界历史》、《世界民族》、《现代国际关系》、《西亚非洲》等专业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出版学术著作3部。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项目、陕西省社科基金项目、陕西省教育厅专项基金等研究课题8项。参加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和一般项目及教育部规划项目多项。兼任教育部高等院校历史学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世界现代史研究会常务理事、西北分会副会长,中国中东学会理事,陕西省历史学会常务理事。

 

 

负责部分课程建设,培养方案的设计,负责《中东历史》课程的讲授,致力于优化世界史课程模式,培养具有学术创新能力并于社会需求相匹配的的专业人才。

 

本人承诺所陈述的主要贡献及提供的佐证材料真实有效、符合学术规范,成果知识产权无异议,相关材料不涉密、可在互联网上评审及公示,上传 的电子版与纸质版一致。

 

 

 本人签名:

年  月  日

 

 

 

 

第(3)完成人姓名

Tim Niblock

性 别

出生年月

1942年

最后学历

博士

工作单位

埃克塞特大学

专业技术职务

教授

联系电话

 

现任职务

陕西师范大学外聘教授;清华大学外聘教授;埃克塞特大学荣休教授

电子信箱

T. C. Niblock@exetet.ac.uk

邮编

 

通讯地址

 

成果何时何地曾受何种奖励

 

 

蒂姆•尼布朗克教授是国际知名的中东问题专家、英国埃克塞特大学“阿拉伯伊斯兰文明研究中心”创始主任,现任欧洲中东学会副会长。

 

 

 

 

主要负责外国专家的介绍和引进,以及课程规划和教材建设,同时负责部分课程的讲授。积极推进历史文化学院国际化教学与科研工作,将我院国际人才交流工作推向了一个新高度。

 

本人承诺所陈述的主要贡献及提供的佐证材料真实有效、符合学术规范,成果知识产权无异议,相关材料不涉密、可在互联网上评审及公示,上传 的电子版与纸质版一致。

 

 

                         本人签名:

                                     年  月  日

 

 

 

 

 

第(4)完成人姓名

郭响宏

性 别

出生年月

1978年10月

最后学历

博士

工作单位

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专业技术职务

副教授

联系电话

15353550069

现任职务

历史文化学院教师

电子信箱

xawhtgxh@163.com

邮编

710119

通讯地址

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成果何时何地曾受何种奖励

 

先后获陕西师范大学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三等奖、陕西师范大学教学质量优秀奖等教学奖项。在科研上,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一项,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一项,陕西师范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项目两项,先后在《世界历史》、《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等刊物发表文章多篇,陕西省优博论文获得者。

 

 

 

主要负责国际会议,组织和筹办高端国际学术会议,组织高水平学术讲座,负责外宾接待,同时英文著作的翻译和部分课程的讲授,为学生提供了优质的学术交流和学习的平台。

 

本人承诺所陈述的主要贡献及提供的佐证材料真实有效、符合学术规范,成果知识产权无异议,相关材料不涉密、可在互联网上评审及公示,上传 的电子版与纸质版一致。

 

 

 本人签名:

年  月  日

 

 

 

 

 

第(5)完成人姓名

Seevan Saeed

性 别

出生年月

1980年10月

最后学历

博士

工作单位

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专业技术职务

副教授

联系电话

07809438058

现任职务

历史文化学院教师

电子信箱

Ss474@exeter.ac.uk

邮编

710119

通讯地址

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成果何时何地曾受何种奖励

 

 

2016年发表《土耳其的库尔德政治:从库尔德工人党到土耳其共和国》;2016年发表《十字路口的土耳其:土耳其和土耳其的库尔德运动国家途径》;2014年发表《动荡三角:土耳其,伊朗和库尔德人问题》。

 

 

 

 

    主要负责学生学情分析,教学水平改进,外国语言课程的设计,主讲阿拉伯语等学习等。负责科研成果的推广和学生的科研能力的提升。

 

本人承诺所陈述的主要贡献及提供的佐证材料真实有效、符合学术规范,成果知识产权无异议,相关材料不涉密、可在互联网上评审及公示,上传 的电子版与纸质版一致。

 

                    本人签名:

                                   月    

 

 

 

 

主要完成单位情况

第(1)完成

单位名称

陕西师范大学

历史文化学院

主管部门

陕西师范大学

联系人

李秉忠

联系电话

13649286841

传真

86-029-85310127

电子信箱

Lbz1975@snnu.edu.cn

通讯地址

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政编码

710119

 

 

 

 

 

 

世界史学科历来是我院重点发展的学科,在学科的发展历史上先后涌现出如朱本源、杨存堂、白建才等国内著名学者,现有专业教师20名,其中外籍教师3人,形成了中东中亚史、冷战史、苏联东欧史等特色鲜明的研究方向,每年世界史专业研究生的招生规模都在20人以上, 是国内世界史专业人才培养的重要阵地。为深化世界史专业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改革,以人才培养深化学科建设,学院积极推动世界史专业人才培养体系改革。

1. 学院在学科建设中强调国际化因素:以顶层设计带动世界史学科建设和研究生培养质量的提升

2. 充足的资金支持:学院专门从学科建设经费中划拨一部分用于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五年来先后共计投入10万余元;

3.资料平台建设:学院先后协同学校图书馆购买世界史专业方向数据库若干,如GALE珍稀原始典藏档案数据库,Taylor&Francis世界大战至冷战时期的秘密档案数据库、英国外交部机密文件:中东数据库等;

4.平台建设:积极筹划、申办教育部三个国别区域研究基地,并推动期刊建设;

5.管理和服务保障:学院党政为研究生培养新模式中国际会议的召开、外籍教师的聘用等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单位盖章

 

    月     日

 

 


、推荐、评审意见

 

单位

 

 

 

 

 

 

 

 

 

 

主管领导签字:            单位公章: 

                                   年  月   

专家

 

 

 

 

 

 

 

 

专家组组长签字 

   

五、附件目录 

1、成果总结(不超过 5000 字)

为响应习总书记关于深化历史研究的系列讲话精神,同时也为切实解决世界史学科在发展过程中存在的诸多不足,提高世界史专业学生综合能力与社会对世界史人才需求之间的契合度,对接国家的重大战略需求,在对世界史学科发展现状及未来发展趋势进行充分评估与调研后,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研团队在项目负责人李秉忠教授的带领下,围绕构建国际一流的世界史专业研究生培养模式这一目标进行了长期的探索实践。经过五年的不断探索实践和优化改进,教研团队通过模式探索、体系构建、育人平台建设、建章立制等途径,多维度、全方面的构建了一套具有自身特色的世界史研究生培养新模式,在国际化课程体系建设、高端育人平台搭建、特色培养体系构建及成果应用推广等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基本上解决了当前世界史学科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一系列难题,得到了诸多其他高校世界史学科同仁们的一致认可,社会反响良好。

1在国际化教育方面,通过打造国际化的一流教学团队和课程体系,以高质量的过程培养来提升研究生的科研素养和综合能力。

首先,为提升研究生课程建设水平,教研团队倾力打造了一支由国际一流学者带领国内优秀学者的教学研究团队,通过引培并举、融合各方资源、架构多维合作的方式,完成了多种课程类型的建设。基础课程建设方面主要以中东史专业为中心,带动世界史其他专业的课程建设。目前开发的课程既有紧盯前沿又注重基础知识累积,旨在拓宽学生国际视野的专业方向课,比如《中东政治与国际关系》、《中东古代史》《二十世纪中东史》等,主要由李秉忠教授、蒂姆·尼布洛克教授(英国埃克塞特大学)、何志龙教授和菲利普罗宾斯教授(牛津大学)等开设,《中东国际关系史》则由外籍教师希万·赛义德博士开设。同时,学院高度重视世界史专业研究生语言能力,尤其是研究对象国语言能力的培训与掌握为提升世界史专业研究生的文献阅读能力,学院开设有多门语言能力培养课程如李秉忠教授的《专业英语》希万·赛义德博士的《阿拉伯语》课程、尼克斯博士的《土耳其语》课程。中东地区国家语言课程的开设不仅能帮助学生加深对中东地区历史文化、语言文化的理解度,同时也为学生甄别与利用外文材料提供语言工具中东史方向的课程模式辐射了到世界史其他专业的课程体系建设上,如赵旭黎老师开设《研究生俄语》、李化成老师开设拉丁语》等。除了建设世界史专业的方向课程,世界史学科还构建了由国内外学者共同推出的交叉学科课程,如《人类学》、《人文及社会科学研究方法论》以及《中亚历史研究》等,这些最先从给中东史方向研究生开设的课程现在已经成为世界史所有专业研究生的必修课程,对学生多学科综合研究能力的提升有重要意义

其次,每年邀请国际知名学者数十人次赴我院开展讲座报告、系列专题授课、暑期学校等种类丰富的教学活动,为学生掌握学科前沿提供了有效渠道,部分活动吸引了西安及陕西周边省份的学生前来听课。为了扩大课程培养的效应,拓宽学生的学习视域,学院近年来学院邀请英国埃克塞特大学蒂姆·尼布洛克教授、马克教授、希万·赛义德博士开展暑期课程,为同学讲授历史文化、国际关系等相关领域的知识。在课余时间为同学提供了新的学习体验,学生由此丰富了自身的学习经历、提高了研究素质。学院定期召开的讲座涉及范围很广,其中包括国别历史研究、国际热点问题研究及专业论文写作等方面,学生参与度高,态度积极。这些课余学术活动的开展辅助了课程教学体系的建设,为世界史专业研究生的培养拓宽了渠道。学生们通过参与这些活动收获很大,在学生们与外籍教师的临别感言和致谢词中,无不体现了这一点,一流的教研团队和高标准的国际化水平使得学生们在课堂上领略到大师的风采,对研究对象国的语言和文化有了更进一步的领悟,在跨学科的训练方式下学术能力和语言能力提升明显。

2“国际合作、前沿引领、学科交叉、创新培养”四位一体培养模式的合力作用下,硕博士研究生的科研能力和国际交流能力提升迅速,成效突出

2014级世界史博士研究生贺敏受益于外籍专家的推荐和和国家留基委青年骨干项目资助,于20168月至20178月赴英国埃克塞特大学人文学院访学,回国后主持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十九世纪英国文献中土耳其形象的百年变迁”,并出版专著《英国的土耳其形象1800-1850》一书。2016级世界史博士研究生杨松在中文核心期刊《世界历史》2018年第3期上发表题为“内驱与统合:英国棉纺织工业的发展及对全球体系的影响”一文,其博士毕业论文“19世纪英国体育运动的发展及其在帝国传播研究”获评“优秀博士学位论文”。

2015级硕士研究生梁钦和李赛为代表,先后有多名优秀硕士研究生或考取诸如南京大学、西北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国内知名大学的博士研究生,或进入高校行政岗位就业,在《欧洲研究》《现代国际关系》、《西亚非洲》、《土耳其研究》、《陕西师范大学学报》等著名期刊上发表学术文章。2015级硕士研究生梁钦于20168月~20175月前往美国北佛罗里达大学进行为期一学年的交流学习。面向硕博士研究生科学素养培养和科研能力提升的交流平台和资源平台全面搭建,极大地促进了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硕博士研究生的快速成长,形成了良性互动。一方面,教研团队着力打造的学生培养平台在学术科研、对外交流、考学就业等方面使学生们受益良多;另一方面,上述学生们又在历史文化学院起到了良好的引领作用,大批硕博士研究生及本科生以此为榜样,纷纷强化自身各方面能力的培养与锻炼,整体上促进了学院硕博士研究生培养质量的质的提升。

在育人平台建设方面,团队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教研团队紧盯国际和国内一流刊物和平台,力求卓越和创新,打造了以土耳其研究中心、阿富汗研究中心、乌兹别克斯坦研究中心等教育部备案研究中心为重点,以《土耳其研究》集刊的创办为专业发展平台,在学术交流、国际合作等方面搭建了良好的平台学校还与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拟定了教学交流协议,游旭群校长率团拜会土耳其驻华大使,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大学拟定合作备忘录,建立了广泛的国际交流平台,为硕博士研究生培养工作的进行提供了广阔国际合作空间和高端平台。历史文化学院特聘教授,英国埃克塞特大学“阿拉伯伊斯兰文明研究中心”资深教授蒂姆•尼布洛克应邀出席201710月举行的第六届香山论坛,并就“恐怖主义和反恐”问题进行了发言。希万·赛义德博士多次接受《外交》(Diplomatic)杂志和“美国之音”的专访,在扩大教研团队影响力的同时,也为平台的建设及壮大创造了良好契机。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高端国际会议的举办为研究生的成长提供了良好的育人平台。五年中,以2017“中东格局变迁背景下的土耳其历史和国家治理”国际学术研讨会和2018“土耳其和周边世界:历史与当下”国际学术研讨会为代表,先后举办大型学术会议五次,为推动硕博士研究生的多元发展及国际视野的开拓搭建高端平台,形成了品牌效应,数十名硕士研究生参与上述会议并作小组发言。例如,2015级硕士研究生涂斌提交“苏莱曼大帝时期的地中海海军战略”一文并发言,2015级硕士研究生李赛提交“盟友但非密友,土耳其反美主义研究”一文并发言,2016级硕士研究生史永强提交“德土使团赴阿富汗外交活动考略(1915-1916”一文并发言,2014级硕士研究生赵烨炜提交1877年奥斯曼土耳其使团出使阿富汗外交活动研究”一文并发言。参与上述国际会议增强了学生的组织能力、科研能力、跨文化交流能力、用英文提问和演讲能力等,开阔了学生的国际视野。

同时,教研团队也竭力以高端国际会议和专业期刊建设为平台,让学生参与到各种类型的科研活动中,训练学生的学术规范,提升学生的科研能力。团队老师高效的引领作用使得学生们事半功倍,在较短时间内获得各方面的提升与进步,学生从编写大事年表,到会议综述,再到学术论文拾阶而上。2017级硕士研究生胡议丹编写的土耳其大事年表发表于2018年第1期的《土耳其研究》,2018级硕士研究生刘姜、张玮编写的土耳其大事年表发表于2019年第1期的《土耳其研究》,2016级硕士研究生宋小超、曾梦清在2018年第1期的《土耳其研究》发表会议综述《“中东格局变迁背景下的土耳其历史和国家治理”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2017级硕士研究生胡议丹在2019年第1期的《土耳其研究》发表会议综述《“土耳其与周边世界:历史与当下”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学生们在获得各种各样学术培养机会的同时,自身的学术素养及科研能力也在不断进步,2014级硕士研究生龚鑫在电视访谈的基础上,发表“蒂姆·尼布洛克教授论中东热点问题”于2016年第2期的《西亚非洲》上,2014级硕士研究生李泽英、龚鑫同外籍学者加莱斯·斯坦斯菲尔德于2016年第1期的《西亚非洲》上发表“伊拉克局势与英国政府的政策选择”一文。2015级硕士研究生涂斌与导师合作在2018年第2期的《西亚非洲》“埃尔多安时代土耳其外交的转型及其限度”一文,吉喆与导师合作“埃尔多安时代土耳其的国家治理及西方的误读”一文发表于2018年第2期的《欧洲研究》。在毕业论文的涉及与写作方面,硕博士研究生在老师的带领指导下构思并完成了自己的学位论文,聚焦的主要研究问题包括土耳其在欧洲的历史形象变化、土耳其的民主政治、土耳其的军政关系及伊拉克的军政问题等。学生的研究成果是老师引导、师生互动、学生主动合力推动的结果。因此,团队教师本着严谨的教学与科研精神,以优秀研究成果引领研究生科研素养的发展。

3团队通过积极服务社会,培养学生的专业素养与责任意识,进一步契合社会需求

团队老师积极投身于高校智库与研究中心的建设与推广。项目负责人李秉忠教授带头于2017年成立了陕西师范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并成为教育部备案的区域国别研究中心,他还多次接受参会邀请,不仅发表了丰富的科研成果,也推广了团队的教学、科研经验。他还多次接受环球网的约稿,对国际热点问题阐述自己的看法,向大众传递了简明有效的时事信息,普及国际政治知识,提高大众的国际认知。同时,也接受环球网、中国社会科学网的专访,就一带一路倡议、高校智库建设及研究生培养国际化等问题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团队还邀请海内外学者到学院召开专业的座谈会与高端视频访谈,积极建设与海外学者的沟通渠道。座谈会与视频访谈会主要围绕着世界史专业的发展方向、国际区域研究发展趋势及国际热点问题等话题展开。一方面,与海外学者的座谈能够完善课程和培养体系建设,另一方面,创新的组织形式也为海内外学者建立高效、及时的沟通渠道奠定了基础。由于海内外学者的交流成果面向学生及社会公开,受众面积大、信息传递清晰有效,这无疑对学科的推广与进一步建设提供了帮助。

教育部备案土耳其研究中心成立后,一直为国内国别区域的研究添砖加瓦。201810月,土耳其研究中心得到国别区域研究中心的任务,对土耳其国内的教育情况展开调查研究,并编纂《土耳其教育情况手册》作为研究成果提交。20193-6月份,土耳其研究中心联合校内一带一路文化研究院暨中亚研究所、“一带一路研究中心”等几家研究单位共同向国别与区域研究中心提交“一带一路”倡议相关的研究成果。几家单位也共同延请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的工作人员到我校共同商讨智库建设等问题。教研团队通过呼应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围绕“一带一路”建设,举办区域国别研究座谈会,就区域国别研究进行高端访谈,学生零距离地参与上述活动提供了契机,学生的积极参与培养了他们的专业素养与责任意识,“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等有了更深体会和认知,潜移默化地达到了社会主义的育人目标。

项目通过建设一流的课程教学体系、形成老师带队学生参与的科研系统、打造高端的一流科研平台,团队成功开展了构建国际一流世界史专业研究生培养新模式的探索与实践。国际化是该成果最重要的创新点,通过打造国际一流的师资和课程体系,夯实了学生的学科基础,提升了其外语能力;通过包括国际会议、暑期学校等形式提升了学生的国际意识和跨文化交流能力;通过参与国别研究中心的建设和重要科研项目,提升了学生的科研能力,点燃了其从事科学研究的冲动和潜质,尤其是潜移默化地将其学科素养与“一带一路”倡议等国家重大战略需求相对接,达到了立德树人的功效。2018年,该培养模式在国务院学位办组织的学位点评估中,得到了评估专家的肯定和高度赞扬。

同时,“四位一体”的培养模式已经在国内一些重点高校推广,比如西北大学、河北大学、上海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等,社会反响良好,成果的应用价值和外溢效应已经显现。

 



第二项:



支撑材料目录

第一部分  课程教学体系建设 1

1. 课程设置 3

2. 教学活动 9

3. 教学成果 17

第二部分  团队研究成果 79

1.发表论文与出版专著 81

2.创办刊物 86

3.主持科研项目 89

4.举办学术会议 90

5.团队成员赴外参加学术会议情况 98

第三部分  团队提供社会服务 101

1. 发表时评文章 103

2. 接受媒体专访 113

3. 电视对话 116

4. 编写《土耳其教情手册》 118

第四部分  建设及推广成果 121

1.国际合作 123

2.成果推广 127

 

 

 

 

 

 

 

 


 

 

 

第一部分

课程教学体系建设

 



1. 课程设置

历史文化学院世界史专业硕士、博士研究生课程可主要分为三类,即专业类、语言类和方法论类。各类的若干具体课程分列如下:

类别

课程名称

开课教师

专业类

中东史

何志龙

 

中东政治与国际关系

李秉忠

 

中东史专题

Tim Niblock

 

俄国史

郭响宏

 

中亚研究

Catherine Owen

语言类

阿拉伯语

Seevan Saeed

 

拉丁语

李化成

 

专业英语

李秉忠

 

俄语

赵旭黎

 

土耳其语(2019年下半年开设)

Nikos Christofis

方法论/跨学科类

政治/方法论

Catherine Owen

 

中亚史

李琪

 

人类学

John Mcgovern

 

现选取部分课程材料附录如下:

(1)英国埃克塞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阿拉伯伊斯兰文明研究中心”创始主任Tim Niblock教授中东史专题课程课件:

 

Lecture 1: Understanding the Middle East

The term “Middle East”: in English usually refers to West Asia and North Africa (the Arab World, Turkey, Iran and Israel).

In my lectures I will focus mainly on West Asia, although also including Egypt within this. I will put much emphasis on the Arab/Persian Gulf region.

I will try to convey an understanding of the region through describing the history and politics of three countries in particular, and how these countries have developed. The countries are Egypt, Iraq and Saudi Arabia. I hope also to go on to the smaller    Gulf states as well, such as Kuwait, the United Arab Emirates and Oman.

First, however, I want to look at the region as a whole, and focus in particular on why there is so much conflict and division in the region today.

The region has a rich cultural heritage and is economically significant to the global economy, so understanding what shapes its current problems is important.

 

Ongoing Conflicts and Divisions

Iraq

There has been conflict in Iraq now over a prolonged period.

1990: Iraqi occupation of Kuwait

1991: First Gulf r, followed by UN sanctions on Iraq

2003: Second Gulf War, removal of Saddam Hussein

2003 to 2010: Sunni-based resistance to US occupation

2010 on: struggle with Islamic State (ISIS)

Also conflicts involving Kurds

Syria

Prolonged conflict since 2012, between the government of President Bashar al-Assad and the opposition seeking to overthrow him.

Armed struggle also involving 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Syria (ISIS)

External powers involved: Russia, US, Saudi Arabia, Turkey

 

Ongoing Conflicts and Divisions (2)

Palestine/Israel

Prolonged contest since the state of Israel was founded in territory which Palestinian Arabs regarded as their own.

Palestinians seeking to regain some sovereignty in what had historically been their homeland

A political context, but always likely to spill over into armed confrontation

Iran

No armed conflict here, but ongoing questions about the Iranian nuclear developments.

Under US sanctions for most of the period since 1979

Now major divisions between Iran and Saudi Arabia

Yemen

Civil war between supporters of former President Ali Abdullah Saleh (supported by the Houthi tribe, perhaps with some support from Iran) and those who have tried to replace him (supported strongly by Saudi Arabia and indirectly by the US

 

Ongoing Conflicts and Divisions (3)

Egypt

No armed conflict, but strong opposition to existing government from the Muslim Brotherhood movement.

The Muslim Brothers were removed from power in 2012 by the Egyptian armed forces which now control the regime

Sudan

The country is now divided into two, with the South of the country becoming independent as South Sudan.

Problem goes back to the country’s history before independence from Britain in 1956

Now ongoing regional conflicts in both North and South Sudan

Libya

Continued conflict since the uprising against and removal of Mu’ammar al-Qadhafi in 2012.

Three governments competing for power

Militia groupings

Some foreign involvement

 

Ongoing Conflicts and Divisions (4)

The Gulf Cooperation Council Countries (Saudi Arabia, Kuwait, Bahrain, Qatar, the United Arab Emirates and Oman)

Some conflict in Bahrain, but not elsewhere.

The stability of regimes could be questioned, at least in the long-term

Stable countries at the moment: Jordan, Lebanon, Algeria, Tunisia and Morocco

Overall Conclusion is that the populations of this area are suffering greatly from the conflicts, and from the failure of governments to deal effectively with their countries’ problems

 

 

 

 

 

(2)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土耳其研究中心主任李秉忠教授专业英语课件:

Lecture one: academic integrity and plagiarism

Dissertation/paper

The dissertation in History is an independently researched substantial piece of work, on a subject of the student's own choosing, worth either  credits or credits out of a total of credits for BA/MA programme as a whole.

 

Academic honesty and plagiarism

Academic knowledge built upon what has gone before and so we must acknowledge their sources of information and inspiration.

When you use information or ideas from a source, you give credit to the person who "owns" or originates that work or idea.

Otherwise, or if you deliberately copy somebody else's work and fail to acknowldege the source, this is known as plagiarism.

 

How……

Being familiar with and practiced at referencing can protect you from any accusations of technical plagiarism.

The important point is not to put ideas or the expression of ideas into your writing that comes from something you have read without acknowledgement.

 

Questions to consider

Is that a rephrasing of something I read?

Is what I wrote a development of or a new way of interpreting something I read?

Does this ideal commonly accepted?

 

When to refer

Quoting: using the exact words you found in your sources.

Paraphrasing: using your own words to express some relevant points that you have read in your source.

Summarising: Condensing information you have read into a concise account of the main points.

 

Book or Co-authored books

Peter DruckerThe Concept of the CorporationLondonBlackwell, 1946, Vol.2, p.135.

 

Journal article

M.A. Hammad, “The Educational System for Manpower in Saudi Arabia”, Journal of Middle East Studies, Vol.45, No.2, 1986.

 

Chapters in edited book

S. Keynes, "The Vikings in England, c.790-1016" in P.H. Sawyer(ed.), The Oxford Illustrated History of the Viking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 pp. 48-82.

H. R. Southall, "Regional unemployment patterns in Britain, 1851 to 1914", PHD thesis,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1984, p.2.

Ervand Abrahamian, A History of Modern Iran, New York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8, p.77.

同一章再次引用时可写为,Ervand Abrahamian, A History of Modern Iran, p.62.

 

(3)Catherine Owen方法论课件:

 

Structure of the Class

·Key vocabulary

·Quick student discussion

·Lecture: Introduction to the methodological debate

·Task: What method for these research questions?

 

Task
How much do you know about Research Methods?

In groups of three, think about

·What steps do you take to write a dissertation, from beginning to end?

·How many different ways of getting empirical materials (primary sources) can you think of?

 

What is a methodology?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your question and your material

·Why is it important? Your dissertation needs to be analytical, not descriptive

·Whilst your research question may be ‘fine-tuned’ or slightly altered as you carry out your research your approach/methodology really needs to be decided at the outset

·Two aspects of research methodology:

1) Theoretical approach

2) ‘Data gathering’ for your project

 

Two Main Ways of Gathering Data

·There is not one way of doing research.

·The main difference is between 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approaches and methods. But within each of these two main approaches, there are a variety of opinions and methods.

·Exactly how to do research, what we think we can research and what we believe to be true is an object of research itself and certainly an object of long-standing dispute.

·Broadly, the different approaches can be divided into positivist and interpretative approaches.

 

Positivist Approaches

The world exists as an objective unit, it is different from the researcher and can as such be measured and understood in its entirety.

Mainly, related approaches seek to establish causal relationships between variables = what causes what? – in order to discover universally generalizable laws/principles: If A, then B… (A= independent variable; B= dependent variable) e.g. if it rains, then you get wet; if you drink a lot of alcohol, you will get drunk

Reaching such laws can be done either inductively (development of generalizations from the observations of many cases) or deductively (you start with the theory and translate it / break it down into variables and hypotheses which you then test empirically – typically requires large data sets).

The aim is to isolate causes and effects and to eliminate competing explanations – to explain.

If this approach has seen increasing support since the 1970s, then not least because scholars aimed at establishing social science as a ‘hard’ science.

 

(4)Seevan Saeed副教授讲授阿拉伯语课程(这是我校有史以来第一次开设阿拉伯语课):

 

 

 

2. 教学活动

历史文化学院世界史专业举办的各类学术讲座、报告已覆盖各级硕士、博士研究生近百人。这些讲座、报告的主讲人也都是各个研究领域中知名的专家、学者,现选取部分讲座、报告信息展示如下:

 

时间

主讲人

职务

题目

2019/5/23

陈晓律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中国世界近代现代史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英国史学会副会长

“无事生非”的苏格兰独立与英国脱欧

2019/5/15

Marc Valeri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海湾研究中心主任

“海湾危机:茶杯里的风暴?”

2019/4/22

Tim Niblock

欧洲中东学会前副会长、英国埃克塞特大学“阿拉伯伊斯兰文明研究中心”创始主任

区域国别研究:重要性及其前景

2019/4/24

于沛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原所长、中国史学会原副会长

对新中国世界史学术体系构建的思考

2018/10/15

李绍先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

中东大乱局及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的应对

2018/9/25

Tim Niblock

欧洲中东学会前副会长、英国埃克塞特大学“阿拉伯伊斯兰文明研究中心”创始主任

海湾地区冲突的动因分析

2018/4/13

于沛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原所长、中国史学会原副会长

历史事实、历史真理和历史阐释:从公共阐释谈起

 

2017/10/16

陈晓律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中国世界近代现代史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英国史学会副会长

16世纪以来世界主要国家的发展轨迹

2017/10/13

杨光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所长,曾担任亚洲中东学会副会长、会长

“一带一路”建设与中东

2017/10/13

高有祯

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卡塔尔国特命全权大使

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关系及对中国外交的几点思考

2017/5/25

陈志强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东欧拜占廷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世界中世纪史研究会副理事长

查士丁尼瘟疫:拜占庭历史上的一个悬案

2016/12/4

田文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

中东政治中的结构性问题

2015/9/22

Phlip Robins

牛津大学圣安东尼学院教授 

土耳其的国内外政治

2015/4/23

Tim Niblock

欧洲中东学会前副会长、英国埃克塞特大学“阿拉伯伊斯兰文明研究中心”创始主任

中国在中东的角色:一个局外人的看法

2014/11/17

陈晓律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中国世界近代现代史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英国史学会副会长

从革命向改革的转轨

 

 

 

 

 

部分讲座报告的详细情况如下

1】2018年9月25日晚,集贤讲堂第260讲在文汇楼A区一层报告厅举行。国际著名中东史和中东问题专家、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政治系教授、阿拉伯伊斯兰文明研究中心创始人,我院特聘教授蒂姆·尼布洛克(Tim Niblock)主讲 “海湾地区冲突的动因分析(Conflict in the Gulf Region: Explaining the Roots of Conflict”。副院长李秉忠教授主持讲座。

 

蒂姆教授在讲座中指出,由于宗教、文化上长期存在的差异、地理上的地缘价值以及蕴藏丰富的石油储量,海湾地区成为国际政治力量角逐的一大焦点。20世纪的海湾冲突肇始于60、70年代的伊朗伊斯兰革命,高潮是2003年美国出兵伊拉克以及当前的伊朗核问题。目前为止,该地区的冲突始终仍没有平息的趋势。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国介入,逐渐产生了新型的冲突。蒂姆教授强调,海湾地区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目前的对立并非该地区频发冲突的原因,而是结果,当前学界和社会上一些观点和做法,并不能从根本上化解冲突。蒂姆教授最后指出,导致海湾地区冲突频发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该区域经济的扭曲发展,少数精英享受发展红利,而大多数民众生活仍然艰难;二是普遍存在的不安全感,这表现为民众的不安全感、政权政体的不稳定给统治者带来的不安全感、以及穆兄会与伊斯兰国的崛起给该区域带来的不安全感等。

 

李秉忠教授在总结中指出,Tim教授用他新颖精辟的观点为同学们带来了一场非常精彩的演讲,使同学们加深了对海湾地区冲突的动因的认识,对中东地区的社会政治现状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2】2018年10月15日,应我院邀请,著名中东问题研究学者,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绍先教授在文汇楼A区111报告厅给同学们作了题为《中东大乱局及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的应对》的专题讲座。讲座由白建才教授主持,何志龙院长、李秉忠副院长等学院师生参加讲座。

 

讲座中,李绍先教授介绍了中东国际政治格局的背景和特点。他指出,当前中东政治格局表现为旧格局和旧秩序趋于崩溃,新格局和新秩序难产,大国力量缺失,地区力量不稳,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大乱局,而乱局的“风暴眼”就聚集在叙利亚。关于中国对中东乱局的应对措施,李教授提出了三点主张:一是推动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二是突出与阿拉伯的双边与区域合作;三是抓住历史性机会窗口,进行长远战略部署。

 

李绍先教授的讲解加深了我院师生都对中东地区局势的认识与理解,听讲师生踊跃提问。讲座最后,白建才教授对李绍先教授的演讲做了点评。

3】2019年5月15日下午,由“一带一路”文化研究院和历史文化学院主办,土耳其研究中心承办的专题讲座:The Gulf Crisis: a Storm in the Tea Cup?“海湾危机:茶杯里的风暴?”)在文汇楼C段524会议室举行。讲座由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海湾研究中心主任Marc Valeri副教授主讲,我院副院长李秉忠教授主持,我院外籍专家Seevan Saeed担任点评,相关专业研究生参加了讲座。

 

Marc Valeri教授首先介绍了沙特、巴林和卡塔尔之间的新矛盾的由来。他用详尽的数据对比了中东各股势力的资源优势,说明由于资源分配不均,尤其是卡塔尔发展太快和巴林成为沙特最大债权国所引发的沙特的不满,本地区局势日趋紧张。随后,Marc教授从卡塔尔和沙特武器进口增长率入手,梳理了海湾国家的军备竞赛,指出受制于地缘势力尤其是大国博弈,本地区军备竞赛成为世界上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最后,Marc教授分析了整个中东局势及其走向,认为受制于伊朗和沙特的传统固有矛盾、卡塔尔等地域强国积极谋求发展、美俄为首的大国干预等因素的影响,中东问题的走势依旧不太明朗。

 

本次讲座中Marc Valeri副教授教授运用大量一手资料解读了中东问题的前世今生,并以世界性的眼光分析了中东局势的嬗变,引发了同学们积极广泛的思考。

 

除了讲座报告外,我院还积极开展系列专题授课、暑期学校等种类丰富的教学活动:

1】2017年研究生暑期课程由陕西师范大学研究生院主办,历史文化学院承办,课程历时12天(2017年7月8日-7月20日),由Tim NiblockSeevan Saeed主讲,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李秉忠老师主持和翻译。参加同学主要为历史文化学院2015级和2016级研究生以及其他院系的研究生。

Tim Niblock教授的授课内容主要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对中东的历史进行了叙述,大致可以分为四个时期,第一,以尼罗河流域的古埃及文明和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为代表的早期文明,约公元前3000年至公元前300年左右。第二,公元前4世纪至公元7世纪的希腊、罗马统治时期。第三,公元7世纪至16世纪的伊斯兰教和阿拉伯文化扩张时期。第四,公元16世纪至20世纪初的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第二部分讲述了19世纪至20世纪中叶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对中东的影响,奥斯曼帝国倾向于维持当地的社会和经济结构,对于他们的团体以及伊斯兰信仰和传统给予充分保护。而欧洲殖民者则在各个层面对当地社会进行着瓦解和破坏。对当地的原有经济造成了破坏,大规模的移民导致当地社会特征的变化,中东地区越来越多的受到西方国家的干预,直至被直接控制。 第三部分则主要讲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阿拉伯世界东部地区民族主义运动的蓬勃发展,以及伊拉克、叙利亚、约旦等一批独立主权国家的建立。第四部分讲述了中东地区从1920年至2011年将近百年的经济生活、政治秩序,以及各国的现代化进程。

Seevan Saeed博士的授课内容主要分为三部分:在第一部分,他启发同学们去思考“中东”这一名词是地理命名还是政治标签,中东国家与阿拉伯国家、第三世界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范畴,并从西方殖民主义的入侵和中东民族主义的兴起两个方面对中东概念的形成进行了详细的阐述。第二部分则主要围绕文化生活和社会状况展开,从伊斯兰教的诞生,到其成为世界上三大宗教之一,他用形象生动的图片、视频为同学们讲述了阿拉伯人在包括建筑、雕塑、语言、文学、音乐、艺术等科学和文化领域的发展和进步。第三部分则主要讲述了中东第四大民族—库尔德人的历史发展脉络,其独特的民族习俗和文化传统,在中东四国的分布状况,以及库尔德问题对中东国家关系的影响。

授课期间两位外教与同学们进行了良好互动,并鼓励大家积极提问、深入思考、认真总结。李秉忠副院长风趣的翻译、渊博的学识也为同学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本次暑期课程为我校研究生与外教学习与交流提供了良好的平台,对拓宽研究生视野、提高学术研究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2】2018年暑期学校自7月15日开始,共计十天,特邀请希腊学者尼古劳斯·克里斯托弗博士和我校讲师、英国学者希万·萨义德博士主持授课。

在为期10天的授课过程中,两位学者与同学们实时互动,并鼓励大家积极提问,师生互动效果良好。为提高我校人才培养质量,拓展研究生国际视野,提升其跨文化交流能力,学校以实施国际化暑期课程为媒介,引进国外先进教学理念和教学方法,为我校研究生与外教学习与交流提供了良好的平台,对拓宽研究生视野、提高学术研究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在此次研究生暑期国际课程中,尼古劳斯·克里斯托弗博士和希万·萨义德博士为我校本科生、研究生带来一场富有吸引力的学术盛宴。各位学员通过学习、交流和讨论所获取的新思路、新方向与新观点,将成为大家更好从事该领域研究的支撑、源泉与动力,也希望学员们能够在未来的研究与学习中取得更多创新成果。

这一系列丰富多彩的教学活动不仅为我院学生掌握学科前沿提供了有效渠道,还吸引了西安及陕西周边省份的学生前来参与,外溢效应已经显现。

3. 教学成果

(1) 研究生外出访学情况

中东史方向2015级硕士研究生梁钦同学于2016年8月~2017年5月前往美国北佛罗里达大学进行为期一学年的交流学习。

北佛罗里达大学建校于1972年,是一所公立四年制大学。学校座落在美国佛罗里达州东北部港市杰克逊维尔。学校占地1300多英亩,内设5栋学生宿舍。拥有16084人,其中本科生13547人,研究生1609人,国际学生比例1%。学校拥有5个学院,提供52个本科学位课程和116个本科专业化倾向,以及26个硕士学位课程和60多个硕士专业倾向,及3个博士学位课程。

 

 

世界史专业2014级博士研究生贺敏于2016年8月至2017年8月前往英国埃克塞特大学人文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访学,并且在访学期间完成了著作《英国的土耳其形象研究(1800-1853)》。该书主要对19世纪上半期英国的土耳其形象及其成因进行了论述:这一时期英国的土耳其形象话语的表述裹挟了政治、经济、宗教和外交等因素,以大卫·厄克特为典型代表的英国激进主义者建构了一个政治上和谐平等、经济上自由开放、宗教上世俗仁爱、外交上被动无奈的多元土耳其形象,由此构成了一种“反东方学”的形象话语。故而,新视角之下人格化的土耳其形象呈现出与历史上既定形象的差异,继而引发了旷日持久的土耳其形象欧洲性争论。实际上,多元化土耳其形象的复杂性与土耳其的权力有着紧密的关系,但是二者之间并不是简单的一对一的关系。

 

(2) 研究生发表论文案例

1】“中东格局变迁背景下的土耳其历史和国家治理”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

《土耳其研究》2018年01期

宋小超、曾梦清(2016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正>2017年10月13日至15日,由中国中东学会与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联合主办、陕西师范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承办的"中东格局变迁背景下的土耳其历史和国家治理"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陕西师范大学举办。

2】蒂姆·尼布洛克教授论中东热点问题

《西亚非洲》2016年02期

龚鑫(2014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正>近期,中东局势持续发酵,域外大国与区域大国围绕叙利亚问题的角力再次升级。"伊斯兰国"导致冲突的各个行为体之间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叠加关系,并产生了全球性的影响。以伊拉克和叙利亚国家建设失败为代价,库尔德人成为中东重要的政治力量。中东难民问题对欧洲造成了较大压力,难民问题和恐怖行为相互交织,对传统的安全观构成了严峻挑战。

此文是在整理李秉忠教授与蒂姆·尼布洛克教授电视访谈内容的基础上成文的。

3】伊拉克局势与英国政府的政策选择

《西亚非洲》2016年01期

加莱斯·斯坦斯菲尔德、李泽英、龚鑫(2014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2014年6月以来,"伊斯兰国"迅猛发展,并加速了伊拉克政治版图瓦解的速度,伊拉克库尔德地方政府劫后余生,更加坚定了独立的信念。这种情势引起域外大国的警觉,并采取不同的应对之策。英国议会于2014年9月通过了在伊拉克实施军事行动的议案,其主要考量因素有:针对"伊斯兰国"采取有效的打击行动;加强库尔德地方政府的防御能力;坚持伊拉克作为统一国家的存在。国际社会需要注意到伊拉克政治和社会凝聚力持续下降的趋势,前瞻性地看待伊拉克问题,在此基础上对"伊斯兰国"实施切实可行的打击战略。 

关键词:“伊斯兰国”; 伊拉克; 库尔德地方政府; 英国政策;

4】库尔德人独立建国问题的突破及其有限性

《现代国际关系》2017年11期

李秉忠、梁钦(2015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伊拉克库尔德地区政府2017年9月25日举行了独立公投,独立公投在表达库尔德人意愿的同时,遭遇巨大的外部压力。目前,公投结果业已冻结,地区政府总统巴尔扎尼本人的政治生命也暂时终结。形势表明,维持现有秩序的力量依然强大,库尔德人自身的整合远未完成。当下,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公投对于地缘政治的搅动作用已然显现,西亚地区脆弱的政治平衡面临新的挑战,而域外大国的介入则导致伊拉克的重建和区域秩序的重组面临诸多变数。由伊拉克库尔德人居住区陷入混乱而造成的问题和负面影响,并不亚于一个独立的库尔德人国家。 

基金: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土耳其国家治理难题研究”(项目号:17ASS003)的阶段性成果;

关键词:库尔德人; 民族自治; 独立公投; 伊拉克; 中东地区;

5】埃尔多安时代土耳其的国家治理及西方的误读

《欧洲研究》2018年02期

李秉忠、吉喆(2015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土耳其的国家治理在埃尔多安时代显示出强烈的独立性和矛盾性,无论是其内政还是外交的治理都表现出较大的不确定性,西方政界和学术界的评价前后出现两极化趋势。西方对埃尔多安治理下的土耳其走向在很大程度上出现了误读。这种误读既是由于埃尔多安在施政中表现出的前后反差,更是由于西方先入为主地对土耳其发展道路的某种一厢情愿的设定。西方对埃尔多安治理的误读从深层次上反映的仍是西方中心的世界观。而埃尔多安治理的实质是根据土耳其的宗教、历史和国际格局的变迁,对土耳其内政和外交完成某种"纠偏",其调整力度之大和影响之深,堪称埃尔多安时代的国家治理。西方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观与埃尔多安政府发展道路的选择,构成了一种深刻的悖论。土耳其上百年的西化历史和当下独树一帜的发展道路形成了对照,反映出土耳其与西方产生了节点性分歧,值得学界进一步探究。 

基金: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土耳其国家治理难题研究”(项目编号:17ASS003)的阶段性成果;

关键词:土耳其; 埃尔多安; 国家治理; 西方;

6】埃尔多安时代土耳其外交的转型及其限度

《西亚非洲》2018年02期

李秉忠、涂斌(2015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以2002年、2011年和2015年为界,土耳其外交上演了拾阶而上式转型,力度很大,影响深远。当下的土耳其将中东视为战略资产而非负担,加速了外交向中东回归的步伐。与此同时,土耳其与西方国家关系尤其是土美关系在某种意义上已进入质变期,即由先前土耳其对美国的依从关系转变为真正独立的外交,土美关系由此遭遇的挫折短期内难以修复。国内军政关系和阶级基础的变化、经济境况的改善、土耳其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利益的直接冲撞,以及中东变局引致的持续地区动荡,共同促成了土耳其的外交转型。当下,土耳其外交转型的机遇与风险同在。土耳其国内政局的两极分化及土耳其传统外交的惯性,决定了其转型的有限性和长期性。土耳其外交的转型将是一个长期和不断反复的过程,而2017~2018年则成为土耳其外交转型史上的关键性时间段。 

基金: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土耳其国家治理难题研究”(17ASS003)的阶段性成果;

关键词:土耳其外交; 埃尔多安; 回归中东; 土美关系;

7】工业革命时期英国棉纺织产业的体系化创新

《中国社会科学》2018年08期

马瑞映、杨松(2016级博士研究生)

摘要:在英国工业化进程中,棉纺织业是工业革命的核心产业和社会经济繁荣的重要基础。体系化创新是棉纺织产业崛起的核心机制,其相互强化、联动的创新模式,实现了生产要素的新组合,形成的创新合力效应保持了英国棉纺织产业持续的竞争优势。技术创新提高了棉纺织业的劳动生产效率;工厂制度创新使棉纺织业得以规模化生产;信贷金融创新解决了新兴棉纺织业的资本难题;资源的全球配置既控制了原棉的供应来源,又不断开辟新的销售市场;企业家创新则使生产要素新组合成为可能,促进了诸要素间的协同与整合。体系化创新是英国棉纺织产业发展的关键原因。 

关键词:创新驱动; 英国; 工业革命; 棉纺织产业;

8】15-18世纪欧洲人视域下的土耳其形象

《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6期

贺敏(2014级博士研究生)

摘要:土耳其形象因其复杂性和多元性的特点成为国外学者研究的一大热点。自15至17世纪,欧洲人眼中的土耳其形象富于动态,呈现多元化;从18世纪开始,欧洲人眼中的土耳其形象渐趋僵硬、单一化。其形象的跌宕嬗变既源于欧洲与土耳其之间异若霄壤的宗教及文化的分野,又受二者之间现实政治利益及彼此权力强弱态势的牵制。与此同时,欧洲人对土耳其形象的考量既是奥斯曼帝国盛衰兴废的一种映射,又是欧洲人审视评判"自我"的一面镜子。 

基金: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十九世纪英国文献中土耳其形象的百年变迁”(15YJC770012); 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2016CBZ012);

关键词:欧洲人; 土耳其形象; 奥斯曼帝国; 文艺复兴; 人文精神;

 

(3) 研究生毕业论文案例

1】土耳其民族国家构建中库尔德工人党的演进

龚鑫(2013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

库尔德斯坦工人党(下文简称“库工党”或“库尔德工人党”)的产生是20世纪50—60年代土耳其国内左派政治发展的结果,而库尔德民族主义自乌贝杜拉起义开始产生,具有相当长的历史根源。库工党号召通过武装暴力争取土耳其境内库尔德人的族裔政治文化权利,宣称代表库尔德人的利益诉求,是一支以恐怖主义斗争方式的极端民族主义组织,但其存在和发展也有相当的合理性。库工党是采用武装暴力的族裔性组织,曾采用恐怖性武装宣传,以激发库尔德人的民族意识和族裔认同。土耳其政府以捍卫凯末尔主义的现代化民族国家为目标,以同质化为手段,积极构建现代民族国家,否认土耳其存在库尔德少数族群,对拒绝放弃自身族裔身份的库尔德人推行排斥政策。库工党的成长及库尔德人的族裔认同意识的强化在土耳其民族国家长期构建下进行,两者存在着复杂的互动关系,武装对抗,暂时停火都是这种复杂关系的表现。库工党自20世纪70年代末正式转型后,主张利用武装革命的方式追求库尔德人族裔政治文化权利,并和国内党派发生激烈冲突。1980-1983年军事政变期间土耳其军方对库工党成员进行严酷迫害致使库工党党魁厄贾兰及库工党走向激进化并跨界叙利亚、伊拉克、伊朗等国家建立军事基地,1984年库工党多次在土耳其袭击军事、经济和政府机构,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库工党在1987—1989年末对村民护卫兵的恐怖性袭击引起了伊拉克库尔德人组织及库尔德人的不满和反感,库工党活动因此受到制约。20世纪90年代由于库工党影响力扩大和合法政治活动的主张,获得了库尔德人的热捧。厄贾兰和厄扎尔的和谈“前奏”推动了库尔德问题的短暂进步。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库工党遭到土耳其军方的全面打击,致使库工党走入低谷。  1999年厄贾兰被捕,库工党武装活动进入短期暂停状态。土耳其为应对20世纪80年代来自库工党的挑战,颁布了针对土耳其东南部库尔德斯坦地区的多项军事措施,包括建立村民护卫兵。20世纪90年代土耳其对库工党的政策出现波动,时任土耳其总统图尔古特·厄扎尔积极促进库工党问题的解决,提倡和谈,和谈终因其突然病逝而“夭折”。1993年后土耳其军方针对土耳其东南部开展了较20世纪80年代更为激烈的应对策略,除了在东南部实施破坏村落和强制移民等措施,还时常进入伊拉克北部联合伊拉克库尔德武装组织对库工党进行围剿式打击。土耳其政府的民主化政策对国内左派有着深刻的影响,库工党的走向与土耳其政府的库尔德人政策密切相关。库工党和土耳其政府之问存在着密切复杂的互动关系,库工党的暴力走向和追求合法政治途径的努力与土耳其政府的库尔德人政策存在正相关关系,而土耳其政府对库尔德人的政策在库工党的暴力对抗下不断取得进展,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族裔认同意识也在库工党的影响下不断强化。

关键词:库尔德工人党; 土耳其政府; 库尔德人; 族裔认同; 民族国家构建;

2】部落与国家的互动--奥斯曼帝国对库尔德人的管控(16~19世纪)

李泽英(2013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

库尔德人长久生活的库尔德斯坦地区处在奥斯曼帝国与波斯帝国的边界地带,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随着奥斯曼帝国的崛起,与波斯帝国的主要冲突就发生在库尔德斯坦地区。16世纪两大帝国意识到库尔德斯坦地区地缘政治的重要性,开始展开对库尔德斯坦地区的争夺,西方各列强随后也加入了对库尔德斯坦的角逐,库尔德斯坦就此成为大国争夺的主要场所。1514年恰尔德兰战役后,奥斯曼帝国与库尔德人缔结了“奥斯曼—库尔德契约”,奥斯曼帝国正式开始对库尔德斯坦及库尔德人进行管控。奥斯曼帝国对库尔德人的管控大致可以分为两个时期:16至18世纪松散的契约-联盟关系时期;19世纪奥斯曼帝国开始强化中央政府在库尔德斯坦的存在,强化对库尔德人的控制。库尔德斯坦地势险要且居于战略要冲之地,奥斯曼帝国在国防安全层面无法忽视该地区。16世纪以来的奥斯曼帝国受制于帝国当时的实力和军事技术,充分利用与库尔德人宗教的相同性和库尔德部落社会独特的行政权力架构,对库尔德斯坦采取了间接的管控政策。奥斯曼帝国将自身的行政体制叠加在库尔德部落结构基础上,授权库尔德部落联盟首领—埃米尔较大自治权,同时要求库尔德人最低限度的忠诚—较低的税赋,但要承担危机时刻拱卫边疆的任务,实际上是对库尔德人进行间接统治。19世纪以来,奥斯曼帝国颓势明显,强化中央集权成为必然选择,这一趋势也作用于库尔德斯坦地区。奥斯曼帝国在库尔德斯坦地区的管控政策改弦更张,开始强化中央集权,削弱库尔德埃米尔和库尔德部落首领的权力,加强奥斯曼帝国对外围地区的控制,以此防范库尔德人可能的反叛和分裂。到19世纪中期,奥斯曼帝国摧毁库尔德斯坦地区自行其是的库尔德公国,伴随着库尔德公国的覆灭,奥斯曼帝国开始对库尔德斯坦地区实行直接的统治政策。奥斯曼帝国设置库尔德斯坦省、颁布《土地法》(1858年)、创建哈米迪耶制度,分别从政治、经济、军事方面对库尔德人进行管控。但库尔德斯坦作为一个独特的地理、政治和社会体的存在,导致完全的中央控制在库尔德斯坦很难落地生根,反倒是库尔德部落首领和宗教首领的作用得以凸显,中央建制在该区域的存在仍然打上了极深的部落烙印,哈米迪耶制度正是奥斯曼帝国中央政府与部落首领相结合的产物。本文共包含以下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库尔德人的部落结构。首先,概括性地介绍了库尔德人及库尔德人居住区-库尔德斯坦的情况,进而引出库尔德人的主要社会组织是部落。其次,从库尔德部落的定义与分层、库尔德部落作为社会组织发挥的功能、库尔德部落的生存之道三方面,详细介绍了库尔德部落。第二部分:为本文的重点章节,主要论述奥斯曼帝国对库尔德人的管控。首先,简单介绍了在奥斯曼帝国管控之前,库尔德人的生存博弈状况,指出恰尔德兰战役—奥斯曼帝国开始管控库尔德人。16世纪至18世纪,奥斯曼帝国不同于之前的白羊王朝和萨法维王朝对库尔德人进行直接统治,授权库尔德埃米尔较大自治权,从而间接管控库尔德人。19世纪以降,奥斯曼帝国开始加强中央集权,对库尔德人由之前的间接统治转为直接管控。第三部分:从库尔德部落、奥斯曼帝国双方角度论述了奥斯曼帝国对库尔德人管控产生的影响,进而讨论了部落与国家之间的互动关系。结语部分总结了奥斯曼帝国从16世纪至19世纪管控库尔德人的过程,分析库尔德部落的特征与奥斯曼帝国的相互作用。

关键词:奥斯曼帝国; 库尔德; 库尔德部落; 管控;

3】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日本和土耳其关系研究

韦晶(2014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

日本一直将土耳其视为世界上主要的“亲日国家”之一;根据土耳其媒体的调查,日本也一直是土耳其人最喜欢的国家。日本和土耳其分处亚洲东西两端,地理位置和地缘政治上都相距较远,彼此能保持如此亲近感很大程度上由两国关系的发展历程而决定的。而在整个日土关系发展历程中,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发挥了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既是对一战前双方关系发展的一次总结,也为二战后双方关系的发展奠定了法理和实践基础。本文主要从日本方面的资料出发分四个部分对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日本和土耳其的关系进行探讨。第一部分为一战前日本和土耳其关系的回顾,将这一时期日土关系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明治早期开始的接触阶段,主要从日本文献中所见的土耳其形象入手;围绕艾鲁托鲁鲁号事件而展开的启动阶段及以山田寅次郎为中心的民间外交发展阶段。第二部分为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日土关系发展历程的叙述。首先是对一战后日本和土耳其面临的国内形势进行论述,从而引出双方关系发展的背景;其次,从洛桑会议后的建交、稻畑胜太郎和日土贸易协会的成立和近东贸易会议的召开三个方面入手,对这一时期日本和土耳其关系的高速发展进行论述;接着还对这一时期日土关系发展中比较特殊的现象,即在日鞑靼人社团的形成和发展进行探讨;最后,对三十年代中后期国际形势的变化以及从而带来的日土关系新变化进行论述。第三部分主要是对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日土关系发展的特点和影响进行总结和概括。第四部分则主要是对日本和土耳其外交文化展开深入研究和讨论,从外交文化上寻求日本和土耳其亲近的原因并从中为我国外交提供经验和教训。

关键词:土耳其; 日本; 奥斯曼帝国; 山田寅次郎; 稻畑胜太郎;

4】土耳其政治民主化研究(1945-1961年)

万可蒙(2014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

土耳其作为伊斯兰世界世俗化程度较高的民主国家,其民主政治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土耳其政治精英对民主自由的思考可以追溯到奥斯曼帝国时期,这一时期的政治遗产对随后建立的土耳其共和国有重要的意义。1923年土耳其共和国建立,在议会体制方面,共和国实行一院制,即大国民议会;在政党组织形式方面,共和国实行一党制,“一党”即共和人民党。土耳其民主政治的起步是共和国由一党制向多党制转变的时期,1961年土耳其第二共和国的建立标志土耳其民主化起步阶段的结束。在此期间,土耳其民主政治迅猛发展,民众政治参与度快速提升,多党制得到巩固和发展,代表各个阶层利益的政治党派开始出现(诉求社会公平正义的“左翼”政党在这一时期开始崭露头角)。除此之外,1960年军事政变为共和国民主发展的进程提供一种新思路,即当民主遭受挫折时,军队便会介入,随之而来的是宪法的修正以及议会的改组。虽然如此,但起步阶段的土耳其民主政治有诸多问题:政治伊斯兰、威权统治、政党专政、库尔德民族主义等。这些问题在随后的共和国民主发展中依然存在,其中政治伊斯兰以及政党专政问题尤其严重。究其原因,一方面,土耳其世俗化任务尚未完成,民主政治的到来复杂化了正在推动中的世俗化政策,导致政治伊斯兰的出现;另一方面,土耳其共和国缺乏利于民主政府成长的政治文化,土耳其所经历过的政治文化只有一党制。直至今日,这些问题依旧困扰着土耳其现代民族国家的发展。

本文共包含以下四个部分:第一部分:分析土耳其人为民主政治开启所做的准备。这一部分包含两层含义:一是奥斯曼帝国时期的现代化改革对于土耳其民主政治开启所产生的影响,主要从人才与思想两方面着手;二是土耳其共和国的政治架构为其民主政治提供的必要保障,旨在说明凯末尔主义对于土耳其共和国政治架构的意义以及共和国现代政治制度的顺利运作对民主政治开启的重要性。第二部分:详细阐述土耳其共和国民主政治的开启。这一部分主要从土耳其多党制的建立以及民主党的十年执政入手,分析共和国民主政治开启阶段所经历的进步和挫折。说明在二战结束后,共和人民党以及民主党对于国家政治的思考从正反两面推动民主政治在土耳其的开始与发展。尤其是民主党时期,从正面看,这一时期选举公平得到贯彻,民众政治参与度上升;从反面看,民主党十年执政所导致的政治混乱促使土耳其政治精英开始重新思考土耳其现代政治制度的不合理性,从反向上促成1961年宪法的颁布。第三部分:论述土耳其共和国民主政治的挫折以及恢复。这一部分主要论述1960年军事政变以及随后所建立的土耳其第二共和国对土耳其政治民主化进程的影响。民主党专政所导致的1960年军事政变可以说是土耳其民主政治的挫折,但政变过后,军队并没有把控国家政权,而是在局势渐稳之后将权力移交文官政府并重新修宪。1961年宪法对共和国原有的政治框架进行有效修正。第四部分:评价启动阶段的土耳其民主政治。这一部分主要探讨启动阶段土耳其民主政治的普遍性以及特殊性,并着重分析启动阶段的民主政治对其后民主政治发展的影响。旨在说明起步阶段的土耳其民主政治存在诸多问题:政治伊斯兰、威权统治、政党专政、库尔德民族主义等,这些问题在随后的共和国民主发展中依然存在。

关键词:土耳其; 政治民主化; 凯末尔主义; 多党制; 军事政变;

5】两次海湾战争期间土耳其外交抉择的困境--基于库尔德问题的考察

刘艳红(2014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

现代的土耳其国家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于1923年建立的年轻国家,建国后,凯末尔实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积极同美苏、英法及周边国家建立外交关系。二战后,在美苏两极对峙的冷战背景下,土耳其选择了亲西方的“一边倒”政策,然而,库尔德民族的跨国特性使其不得不考虑与中东邻国之间的外交关系。一战后,英法等国的“色佛尔阴谋”使得库尔德人的自治愿望流产,被划归为四国管辖,由此催生的库尔德民族主义运动兴盛不息,其中以土耳其面临的库尔德问题最为严重,海湾战争以前土耳其大体可以保持与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邻国合作,共同对抗库尔德问题,从而维持与中东国家“零问题”的外交政策。1991年的海湾战争,是土耳其突破外交红线的开端,也是中东库尔德问题加剧的开端。战争中,土耳其一反长期以来低调的、不介入中东事务的外交政策,采取鲜明的支持西方的立场,对以美国为首的反伊多国部队进行积极配合,打击萨达姆政权,结果却使其库尔德问题更加严重。面对战争后期产生的大批库尔德难民,土耳其不得不接受美英推行的“安抚政策”,造成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的实现,激发了土耳其内部库尔德分离主义运动的发展,库尔德问题在土耳其外交战略中的地位飙升,成为其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对土耳其的影响更为深重。基于海湾战争的教训,土耳其在伊拉克战争中拒绝配合美国的“倒萨”行动,结果却事与愿违,又一次做了错误决策,使得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地区成为“准国家”,库尔德人开始参与区域事务。土耳其的外交红线进一步被突破,其外交政策与库尔德问题相捆绑,不得不借靠国外力量(包括美国、伊北库尔德组织KDP与PUK、伊朗等)来平衡内部的库尔德问题。显然,伊拉克战争直接暴露出土耳其库尔德问题与其亲西方外交政策之间的矛盾性,土耳其在应对库尔德问题的方式上也显得捉襟见肘。出于国家战略安全的考虑,土耳其选择亲西方的外交政策加入海湾战争,同样是出于库尔德问题对国家安全的考量,土耳其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拒绝配合美国,然而两次战争造成的共同结果则是库尔德问题的持续恶化与其外交红线的难以为继。伊拉克战争中土耳其外交政策的表现是在考虑海湾战争后遗症后所做的调整,但却为时已晚,从1991年的海湾战争到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库尔德问题逐渐上升成为土耳其外交政策中的决定性因素,土耳其可谓是自掘坟墓,一步步陷入困境。

关键词:土耳其; 海湾战争; 伊拉克战争; 库尔德问题;

6】伊朗礼萨汗时期政教关系演进探析(1921-1941)

李赛(2015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

世俗权威和宗教权威的并立是伊朗政教关系的显著特点。本文通过分阶段研究的方法探究乌莱玛和礼萨汗之间从合作友好关系向互相对立关系的转变,分析伊朗的现代化进程对乌莱玛权利的影响以及伊朗走向带有强烈宗教色彩的现代化发展道路的深层次原因。本文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探讨伊朗政教关系的内涵,首先对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政教关系,伊斯兰家教内部逊尼派和什叶派政教关系对比分析,其次论述伊朗确立什叶派国教地位后政教关系发展,特别关注在卡扎尔王朝后期反对烟草专卖运动和伊朗立宪革命时期的乌莱玛和政府的关系。礼萨汗时期政教关系的变化可以分为三个时期,第二部分论述第一阶段从1921年政变到1925年废除卡扎尔王朝时期的政教关系,礼萨汗无力改变传统政教关系模式,积极寻求与乌莱玛的合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与伊拉克被流放乌莱玛建立友好关系,同时在1924年主动放弃共和主义理念,为1925年巴列维王朝的建立奠定了基础。第三部分为转折时期的政教关系。时间从1925年巴列维王朝建立到1928年库姆事件之间的政教关系,礼萨汗开始通过实行征兵制和议会御用政党两个手段巩固自己地位,最终在库姆事件后礼萨汗在伊朗确立了王权高于教权的原则。第四部分重点关注1928-1941年礼萨汗开始实行世俗化化改革时期的政教关系,礼萨汗强调宗教在国家构建中的作用,同时也在司法、教育、社会生活等领域削弱了乌莱玛的特权。乌莱玛不同阶层呈现出反抗,接受和职业化三种不同的反应。

关键词:伊朗; 礼萨汗; 政教关系; 乌莱玛;

7】沙特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政策研究(1935-1975)

郭亚茜(2015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

阿以冲突一直是中东矛盾的焦点问题之一,巴勒斯坦问题更是阿以冲突的中心问题。沙特作为中东地区性大国,其伊斯兰属性与强烈的地区大国意识为沙特插手巴勒斯坦问题提供了主客观条件,沙特对巴勒斯坦问题的介入也对其自身以及中东地区甚至世界大国有着重要且复杂的影响。同时,沙特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政策也不是一成不变,随着沙特不同时期内外环境的变化不断调整。探究沙特对巴勒斯坦问题政策的演变,可以从侧面反映出沙特外交政策的走向及其影响因素,也为研究巴勒斯坦问题的发展演变甚至中东趋势的发展演变提供新视角。本文回顾了 1935-1975年间沙特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政策走向,以1964年费萨尔国王上台为分界线分为两个大时期:阿卜杜-阿齐兹国王及沙特国王时期和费萨尔国王时期,以不同时期沙特本国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态度和政策为主线进行论述。通过梳理沙特的外交政策演变过程,总结不同时期沙特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政策特点,并重点讨论影响沙特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政策演变的国内和国外因素。

本论文共分为六个部分:第一部分,梳理并总结本课题的国内外研究现状和研究意义;第二部分,简要介绍巴勒斯坦问题的由来和发展,以及沙特外交政策的制定过程及影响因素;第三部分,梳理阿卜杜-阿齐兹国王及其子沙特国王时期沙特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政策演变。主要阐述了沙特对巴勒斯坦问题的介入,沙特与英美西方国家关于巴勒斯坦问题的交涉,沙特在联合国对关于巴勒斯坦问题的态度,以及沙特本国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政策。说明该时期沙特鉴于国内外环境的变化,虽然对巴勒斯坦问题持支持立场,但存在妥协倾向且影响力有限;第四部分,梳理费萨尔国王时期沙特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政策演变。主要阐述沙特本国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态度,沙特石油武器的运用和沙特在阿拉伯首脑会议上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态度。说明该时期随着沙特综合国力的不断上升,对于巴勒斯坦问题的介入越来越积极且影响力不断增大;第五部分,分析沙特对巴勒斯坦问题政策的影响因素。该部分从宗教、综合国力、外部环境和国家利益四个方面进行分析,说明沙特外交政策的走向与其本国的伊斯兰属性密不可分,同时国家实力的变化和外部环境的变化使得沙特不断调整本国的外交政策以获取最大的国家利益,不断提高本国在地区乃至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第六部分,结论。总结不同时期沙特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政策特点和影响因素。 

关键词:沙特; 巴勒斯坦; 伊斯兰教; 国家利益;

8】土耳其与美国外交关系中的毒品问题研究(1965-1975)

吉喆(2015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

自冷战开始,土耳其就被美国拉入西方阵营,与美国建立了战略盟友关系,成为美国在中东地区推行冷战政策的重要支点。但是,20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中期,毒品问题的凸显及双方围绕这一问题展开的争执为两国关系蒙上了阴影。美国和土耳其的毒品争端源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美国的社会危机,毒品泛滥是这一危机的重要诱因和表现之一。美国政府无力阻断毒品流入并在国内禁绝吸毒的行为,转而试图寻求断绝毒品的来源以解决毒品泛滥的问题,从而转移公众的注意力,把国内关于社会问题的注意力引向国外,于是长期合法种植罂粟、据称为美国毒品主要来源地的土耳其成为美国的目标。对土耳其而言,毒品争端可谓飞来横祸,美国政府努力说服土耳其减少甚至完全取缔其罂粟生产,但由于国内政治、经济等原因,土耳其未能满足美国的要求,遂而两国开始了长达10年关于毒品问题的拉锯战。直至1974年上台的埃杰维特政府向联合国毒品局提交“罂粟草”方案,双方关于毒品问题的纠葛才得以缓解。围绕罂粟种植引发的毒品问题成为20世纪60年中期到70年代中期土耳其与美国关系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虽然毒品问题是两国安全防务同盟之外的问题,但同时也触动了美国和土耳其人民的感情,从深层次上影响到土耳其与美国的关系。美国企图从施压毒品生产国,遏制毒品生产的源头来解决国内毒品问题并未取得预期的效果,证明了外交的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也表明了国际禁毒合作的困难性。

本文包含以下四个部分:第一部分:回顾土耳其与美国毒品问题产生的背景。本部分首先阐述鸦片的历史及其对土耳其的意义,说明罂粟是土耳其传统的农作物,在土耳其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居于重要地位,就此从历史长时段来证明罂粟种植对土耳其的特殊意义,从侧面证明了围绕罂粟种植的博弈,对土耳其方面而言,必然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其次论述美国毒品问题的渊源,针对毒品问题进行的国际管制努力,20世纪60年代中期美国的社会问题,毒品泛滥在其中的作用及表现,美国政府对此无计可施,及美国追踪到毒品大多数来源于土耳其的线索,从而说明土耳其与美国之间的毒品问题的产生和特点。第二部分:详细阐述1965——1971年在以土耳其德米雷尔为首的正义党执政时期的毒品问题。分别从土耳其和美国各自面临的国内外局势逐一进行分析,讨论美国对取缔罂粟种植采取的措施和土耳其对此的反应,以及最终迫于美国的压力,土耳其表示要逐年减少罂粟种植的决定。这一时期,由于国内政治、经济的影响和德米雷尔政府奉行一系列右翼政策,终导致1971年军方发动军事政变,德米雷尔政府被迫解散,围绕毒品的外交博弈与1971年军事政变有一定关系。第三部分:主要聚焦在土耳其两任政府,即埃里姆政府时期和埃杰维特政府时期对罂粟种植的态度和双方的外交博弈。首先聚焦于埃里姆政府时期对于美国意见的顺从。1971年3月12日军事政变后,军队授权给无党派人士埃里姆组阁,美国政府派大使与埃里姆进行会谈,最终颁布了在1972年罂粟收获后禁止种植的法令,从而分析颁布禁令后土耳其官员、公众对此的态度,最终引发了各方矛盾,土耳其议会弹劾埃里姆总理。其次论述埃杰维特政府时期,土耳其与美国政府持续的讨价还价。1974年,埃杰维特当选总理后,同年秋天宣布将准许7个省种植罂粟。分析恢复罂粟种植禁令后,土耳其国内各阶层的态度,以及由此招致美国对此强烈反应,但是美国国会对政府在处理这一问题时所要承担的责任与义务没有明确计划。直至1974年9月16日,土耳其政府向联合国毒品局提交了“罂粟草”方案,土耳其和美国的关系才得以维持。第四部分:从土耳其和美国自1965——1975年,这十年以来围绕罂粟种植而展开的“讨价还价”过程得出启示。美国从源头上禁止毒品国生产毒品的方法并没有取得它所期望的成功,反而对当代纷繁复杂的毒品走私网起了助推作用,从毒品谈到外交,体现了土耳其与美国在外交关系中的不对称性,美国对毒品问题的政策永远基于它在冷战中的利益,服务于其大的外交方向。

关键词:土耳其; 美国; 罂粟种植; 毒品问题;

9】委任统治下的伊拉克民族国家构建问题研究

涂斌(2015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

现代民族国家是当今国际社会最主要的政治实体,亦是一国统合区域内民众建构政权的最好实践形式。现代民族国家建立在工业经济的基础之上,强调统一的身份认同,明晰的政治边界以及民众对国家的忠诚。在当今世界,对于民族国家的研究都十分重视,从这一问题衍生而来的民族国家构建也成为一个长盛不衰的热点问题。民族国家构建是一个复杂而深刻的命题,它牵涉到不同的构建维度与衡量标准,由于每个国家所面临的内部条件和外部环境不同,这也就使得民族国家构建维度和和方法不尽相同。美索不达米亚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也遭受过不同文明的冲击,形成了独特的政治环境和族裔状况。1534年,苏莱曼大帝征服了美索不达米亚,并由此开始了奥斯曼帝国对其三个多世纪的统治。1918年,奥斯曼帝国土崩瓦解,欧洲列强在奥斯曼帝国的废墟之上人为催生了一批中东民族国家,并强行划分了民族国家的政治边界,给这一地区的产生了复杂深远的影响。本文聚焦英国委任统治下的美索不达米亚,在前人的研究基础上,利用民族国家构建的相关理论以及最新解密的原始档案,深刻分析委任统治给伊拉克民族国家的构建产生的多重影响,力求得出客观公正的结论。

本文共分五章,主要内容如下:第一章论述了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美索不达米亚的社会状况和权力架构。这部分内容主要介绍了奥斯曼帝国对美索不达米亚统治方式和社会管控的前后变化;分析了帝国统治下美索不达米亚独特的族裔、宗教和社会结构以及民族主义给这片土地所带来的深刻影响。第二章论述了委任统治的背景以及一战期间美索不达米亚的社会状况。从18世纪开始,英国进入了美索不达米亚,由最初的商业渗透逐渐发展为政治控制,美索不达米亚由此在英帝国的全球战略中处于了十分重要的地位。为此英国方面不惜付出巨大的牺牲入侵美索不达米亚,并最终在这里建了军事统治。第三章论述了英国对伊拉克的委任统治。这其中包括委任统治的内涵,英国在伊拉克推行委任统治的现实考量以及委任统治政策的变化发展。这部分内容以1920年至1932年的伊拉克为研究对象,深刻分析委任统治的落实、政策变化和英国当局的现实利益考量。第四章论述了委任统治下伊拉克民族国家构建所面临的特殊性问题。这其中包括伊拉克民族国家的边界划分和疆域统合,族裔整合与政权构建以及伊拉克的国家安全和军队建设问题。本章以这三个问题为突破口,深刻分析委任统治下伊拉克民族国家构建所面临的现实挑战和实际困难,以及委任统治对伊拉克的社会整合与民族国家构建所带来的各方面影响。第五章论述了委任统治下伊拉克民族国家构建的启示和思考。本章内容结合委任统治的大背景,深刻分析伊拉克民族国家构建的特殊性和矛盾性,着重讨论英国的委任统治给伊拉克所带来的积极影响和消极影响,对委任统治下的伊拉克民族国家构建进行了总结。最后,结论部分认为委任统治对伊拉克的民族国家构建生产生了一定的积极影响,同时也产生了相当的负面作用。但从长远来说,委任统治下的伊拉克民族国家构建是失败的,其原因在于委任统治和民族国家构建的内在矛盾使得哈希姆王朝的社会整合工程具有极大的保守性,而且英国的委任统治未能建立一套切合伊拉克的实际情况,符合国家长远发展利益的社会机制和权力架构。哈希姆王朝只有在英国的参与下才能有效维系国家政权的运转,而一旦脱离这个前提就会导致国家政权的紊乱并最终覆灭。

关键词:委任统治; 伊拉克; 哈希姆王朝; 社会整合; 民族国家构建;

10】1941年英苏联合占领伊朗问题研究

武文超(2015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

1941年8月25日,正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硝烟蔓延到西伯利亚之时,中东文明古国伊朗却以中立国的身份突然遭到了来自英国和苏联的联合进攻。这场战争的代号为“支持行动(Operation Countenance)”,时间大概从1941年8月25日凌晨2点持续到8月28日上午10点,故美国媒体称此次行动为“80小时战争”。①在短短三天多时间内,英、苏军队分别从伊朗西南部、北部急速推进,其势堪比德军的“闪电战”,并且双方很快就在8月底会师加兹温。面对突如其来的入侵,伊朗礼萨国王一时间非常慌乱。他并未组织起有效的抵抗,而是寄希望于美国的斡旋和英苏的仁慈。当幻想破灭时,他于8月28日组建了新内阁并放弃了之前的“象征性抵抗”。当得知自己的王位难保时,他于9月16日急忙逊位给其子,之后选择了出逃。9月17日,英苏盟军占领首都德黑兰,同时宣告了伊朗完全地被占领。1941年英苏联合占领伊朗的行动是继一战时期英俄划分伊朗势力范围后双方的第二次合作,同时它也是苏德战争爆发后的直接产物。对伊朗而言,这一事件对巴列维王朝的政治走向乃至伊朗现代史产生了重大影响;而对世界来说,英、苏、美三国对伊朗事务的介入和争夺又为之后冷战的爆发埋下了伏笔。这一事件反映出的是国际社会中大国之间对战略地位重要且相对弱小的国家的争夺。其中不可避免地夹杂了政治现实主义、国际道德甚至国际法方面的复杂内容。可以说,国际学术界对这一事件的评价仍然莫衷一是。

本文共包含以下几个部分:绪论部分:包括五个内容。一是选题缘由和研究意义;二是国内外研究现状;三是研究方法;四是伊朗传统外交的相关问题;五是对论文相关问题的解释和说明。第一部分:追溯伊朗与本次占领事件密切相关的四个国家,即英国、俄国(苏联)、美国和德国之间的历史交往。首先着重探讨近代以来到二战爆发前夕英俄(苏)与伊朗的复杂关系。其次则概述伊朗与美国和德国之间时断时续的接触。第二部分:详细阐述二战初期英苏制定占领伊朗计划的过程。从大战爆发到1941年初,伊朗并未受到大战的侵扰。但随着战事扩大,尤其是1941年5月英军镇压伊拉克“叛乱”和6月苏德战争的爆发,使得伊朗局势陡然恶化。英苏为防止轴心国抢先夺取伊朗重要的战略资源和交通线,遂在短期内抓住在伊德国人问题不放,多次向伊朗政府施压(如7月19日和8月16日的联合照会),并最终谋划了联合军事行动。第三部分:阐述伊朗政府对英苏施压的回应以及双方在开战前的军事部署。面对英苏咄咄逼人的联合照会,伊朗国王一面苦苦拖延,一面又努力寻求美国的援助。而英、苏方面则已经在悄悄部署军队,准备侵入伊朗领土。而伊朗政府也有所察觉,采取了一定的防御措施。第四部分:全景式记录英苏对伊朗发动的“80小时战争”的过程。本部分主要描述从1941年8月25日凌晨到8月28日上午各个战场的战况。此外还就伊朗对美国政府的求救及伊朗内阁的更迭等内容进行分析。第五部分:详述伊朗政府宣布停战后的局势,以及1942年初英苏伊最终签订的三边条约。其中囊括8月30日的英苏停战协定、8月31日英苏在加兹温的会师、在伊德国人的命运、巴列维国王的继位、英苏占领德黑兰等。结语部分对英苏占领伊朗行动的外部原因进行分析,之后主要从地缘政治和外交政策的角度对其内在的根本原因做了探讨。最后本文较为客观地总结和评价了本次战争行动的道德问题以及国际政治方面的经验教训。

关键词:英苏联合占领伊朗; 巴列维王朝; 第三国外交; 苏德战争; 礼萨国王退位;

11】1722-1729年阿富汗人在伊朗的统治研究

王熙(2015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

1502年由伊斯玛仪创建的以什叶派十二伊玛目派为主要宗教的萨法维王朝,在阿拔斯一世统治时期达到顶峰。此后,历经中间几位统治者的过渡,到了末位国王苏尔坦·侯赛因统治时期,萨法维王朝在外敌入侵、内部腐化的内外交困中,被马赫穆德领导的阿富汗人部落终结。本文以1722年马赫穆德率领阿富汗人进攻伊斯法罕,苏尔坦·侯赛因国王让位,阿富汗人开始统治,以及1729年萨法维王朝后裔塔赫玛斯普二世在纳迪尔·沙的帮助下,重返伊斯法罕,夺回伊朗统治权为两个时间节点,对马赫穆德和阿什拉夫两位阿富汗统治者在伊朗为期7年的统治进行分析比较研究。本文第一章,从内忧加剧、外交危机两个方面入手,对阿富汗人入侵前伊朗政治环境的恶化、经济实力的凋敝、宗教狂热、军备废弛、外交困境等危机进行分析。正是萨法维王朝层出不穷的内部问题,以及统治者的软弱无能、消极对抗,给了萨法维王朝统治下的各阿富汗部落发动反抗萨法维王朝的斗争提供了机遇。同时,饱受萨法维王朝压迫的各阿富汗部落,在和平时期尚能勉强保持稳定。但在阿拔斯一世之后,尤其是末位国王苏尔坦·侯赛因统治下饱受摧残,宗教自由受到压制时,便开始投身于反抗萨法维王朝、争取地方独立的斗争。接着,本文就萨法维王朝统治下的部落问题以及各地方独立王朝的建立过程进行了叙述。最终,以吉尔扎伊部落为首的阿富汗人反抗萨法维王朝的独立斗争以及由此激起的其他阿富汗部落起义,演变成了阿富汗人夺取萨法维王朝统治权的斗争。1722年3月8日古尔纳巴德战争的胜利,10月23日苏尔坦·侯赛因国王让位,阿富汗人正式入主伊朗。1722-1725年,马赫穆德·霍塔克统治伊朗。马赫穆德统治初期,实施了一系列怀柔政策,试图抚平征服战争对伊朗造成的创伤,争取伊朗国内人民的支持。但是,刚刚建立的阿富汗人政权,面临着诸多考验。在伊朗四面是敌,进退维谷。在怀柔政策实施不力的情况下,马赫穆德又迅速改变策略,开始采用暴力镇压的方式维系统治。这样一来更加激化了与伊朗人民的矛盾,加速了马赫穆德统治的寿命。最终,马赫穆德在郁郁寡欢中因精神错乱而死去,马赫穆德对于建立一个富强独立国家的美好愿望宣告失败。1725-1729年,阿什拉夫统治伊朗。相较于马赫穆德的统治,阿什拉夫统治时期采用了更为温和的策略,政府面临的国内外环境有所改善。但是,在萨法维王朝灭亡之后就发展起来的塔赫玛斯普二世政权,吸收了萨法维王朝边缘地区支持者的力量,不断发展壮大,对阿什拉夫政权形成致命威胁。加上纳迪尔·沙这位得力助手的加入,最终成功击溃了阿什拉夫及其军队,将阿富汗人赶出伊朗,萨法维王朝后裔得以重返伊斯法罕。1729年达姆甘之战的失败,标志着阿富汗人在伊朗政权的彻底崩溃。但由纳迪尔·沙通过军事手段打造的塔赫玛斯普二世政权并不稳固,此后纳迪尔·沙迅速野心显露,直至废黜塔赫玛斯普二世,自己称王。1722-1729年阿富汗人在伊朗的七年统治,给伊朗带来了巨大灾难,阿富汗人的统治也遭到了伊朗人的强烈反抗。但与此同时,这一时期伊朗所遭受的苦难也为其后伊朗与其他地区的文明交流提供了契机。马赫穆德和阿什拉夫两位统治者在伊朗的统治虽然失败了,但其想要改善伊朗国内外状况的美好愿望不可抹杀,但由于国内外条件的限制最终走向失败。在伊朗历史上留下了“阿富汗人入寇”的说法。

关键词:伊朗; 阿富汗; 马赫穆德·霍塔克; 阿什拉夫; 纳迪尔·沙;

 

此外,还有部分研究生学位论文获评为“优秀”等级,如:

1】1946年马哈巴德共和国研究

刘佳(2014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

马哈巴德共和国是20世纪40年代伊朗库尔德人争取自治和政治权利的表现,是伊朗库尔德人民族运动史上的高峰。二战后期英苏占领伊朗,礼萨·汗被迫下台,一批库尔德人城镇知识分子在英苏占领区域之间的缓冲地带,在苏联帮助下于1946年1月22日成立以马哈巴德为首都的共和国。共和国建立后,以卡齐·穆罕默德为中心的领导人积极营造民主自由氛围,发展经济、文化等事业,成就瞩目。但好景不长,苏联在英美压力下被迫撤军,1946年12月16日,伊朗军队进入马哈巴德,共和国倒台。马哈巴德共和国不仅是库尔德人对伊朗中央政府的挑战,而且是伊朗库尔德民族主义运动发展的结果,具有鲜明的民族主义性质,历史上任何一次库尔德运动都未能达到其所拥有的高度。实际上,这个短暂的政治实体是库尔德社会的主要力量——城镇知识分子和部落领袖、政治精英合作的结果。但是,这两种力量在诸多情势下又相互冲突,任何一种力量都无法忽视另一种力量形成独立的势力。正是两种力量的冲突和矛盾,决定了共和国的命运。马哈巴德共和国虽然存在种种局限,但无论从政治组织还是领导方式来看,都是一场具有现代意义上的民族主义运动。共和国倒台后,伊朗库尔德民族主义运动进入低潮。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以库民党为核心的库尔德人继续谋求政治权利和独立自主。21世纪以来,伊朗政府采取各种形式压制国内库尔德人的活动,库尔德人仍未停止争取自治和权利的活动。

本文共包含以下四个部分:第一部分:简要概况伊朗库尔德人和早期库尔德运动。该部分主要叙述伊朗库尔德人人口与地理及重要部落,着重分析伊朗早期库尔德运动——谢赫乌贝杜拉叛乱和西姆科叛乱,概述其对库尔德民族主义运动的作用和影响。第二部分:分析马哈巴德共和国成立的国际国内背景,建立过程及运行机制。概述20世纪40年代伊朗的国际国内环境,盟军占领伊朗和礼萨·汗下台后的权力真空是共和国建立的主要原因;介绍库尔德斯坦复兴委员会建立到共和国的成立过程;从领导力量、经济根基、军队力量层面及共和国实行的一系列政治经济举措解读共和国的运行机制。第三部分:论述欧美大国——苏联、英美及邻国伊拉克、土耳其对共和国的政策。在探讨苏联占领伊朗后对库尔德人的政策时,追溯沙俄时期、20世纪20年代苏联对库尔德人的政策,侧重分析苏联在共和国构建时发挥的作用;在分析英美对共和国的政策时,从伊朗库尔德人寻求英美对共和国的支持以及英美自身利益等层面进行考量;在解读伊拉克、土耳其对共和国的政策时,援引跨界民族的现实,论述伊拉克、土耳其政府从自身利益出发所实施的对伊朗库尔德人和本国库尔德人的政策。第四部分:探讨共和国的倒台、成就、原因、影响、性质及之后伊朗库尔德人的民族运动发展走向。本章节叙述共和国的倒台过程,原因和成就议题,着重分析共和国对伊朗内政外交和库尔德民族主义运动的影响;在总结前人学术观点的基础上,本文将共和国定性为大国博弈下短暂的政治实体,是一场现代意义上的民族主义运动。最后,简要叙述共和国倒台后伊朗库尔德民族主义运动发展走向。结语部分概括马哈巴德共和国的建立背景及局限性等内容,总结共和国的历史地位和影响,并探讨库尔德问题对中东政治安全和地缘政治的重要性。 

关键词:伊朗; 库尔德人; 马哈巴德共和国; 卡齐·穆罕默德;

2】美国革命与印第安人地位的变化

王卓祎(2015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

美国革命的爆发是改变印第安人地位的重要转折点。革命战争改变了殖民地时期印第安人与白人处于平等地位的情况,在签订巴黎和约时,印第安人的主权遭到破坏。美国建国后地位逐步下降,最后转变为“国内附属民族”,这种地位转变由印第安人自身经济、文化和美国政府的态度造成的。本文试图通过美国革命前后时期印第安人与白人交往中的关系的转变,分析在印第安人地位的变化,分析产生变化背后的原因。殖民地时期,印第安人拥有独立的相对完整的主权,与白人无论是在政治上的联盟或对抗,还是在经济贸易的往来,都采用国家与国家间交往的模式。在文化方面,双方互相学习融合,共同适应彼此的存在。美国革命时期,多数印第安人支持英国政府,与殖民地站在对立面。殖民地曾试图获得印第安人的友谊,但以失败告终。在此之后,大陆会议对印第安人发动远征,以武力战胜印第安人,削弱英国与印第安人联盟的力量。最后的战争以美国胜利告终。英美双方在巴黎进行和谈,英国背弃盟友,把印第安人的土地割让给美国,随后斯坦维克斯堡条约的签订进一步破坏了印第安人的主权。之后印第安人从政治、军事、文化方面进行改革,反抗美国政府对其采取的压迫政策,反抗失败后只能迁移到保留地。最后在1831年马歇尔的判决中宣布印第安人属于“国内附属民族”。印第安人与白人的关系,从互相平等变为印第安人依附白人,与多方面原因有关。首先是经过战争的破坏,土地资源的流失,部落社区的衰败,印第安人陷入贫困。但他们无法适应在保留地的新生活,转换生活模式非常困难,难以从战争的重创中恢复,致使进一步的衰落。而美国政府的态度对印第安人的地位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白人对红种人的歧视,是影响政府对印第安人政策的根源。因为印第安人在美国革命中没有与美国站在同一阵营,建国之父们对印第安人的看法也影响着政府对印第安人的态度。总之,美国革命带给印第安人的是悲剧的命运,经过这次革命,印第安人与白人关系的性质有了很大的变化,印第安人的地位也逐步下降。美利坚合众国作为革命的获胜者,为了自身发展压迫印第安人,新生的国家力量逐步摧毁印第安人的传统文化。同时因为印第安人无法融入新的资本主义市场,也导致他们在实力衰弱后无法复兴,北美大陆的原住民,经过美国革命,失去了早期的优势地位,沦为“国内附属民族”。

关键词:美国革命; 印第安人; 印白关系; 地位变化;

3】16世纪欧洲人眼中的土耳其形象研究

梁钦(2015级硕士研究生)

摘要:

欧洲特性和欧洲边界的确定,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与他者的交往和碰撞,在此过程中欧洲边界和身份逐渐明晰。奥斯曼土耳其作为欧洲历史上最重要的他者,很大意义上使得欧洲人从土耳其形象中揽镜自鉴,从而强化了欧洲身份与认同的构建。16世纪,随着苏莱曼大帝的继任,奥斯曼帝国的势力可谓是达到顶峰。与此同时,欧洲的技术革新及印刷术的出现,使得知识获得广泛传播;人文主义运动不断发展;地图绘制技术以及新天文学正在成熟;宗教改革如火如茶。由于地缘政治的关系,土耳其与欧洲不断碰撞,西方成为其最主要的交往对象,奥斯曼帝国的强大对欧洲产生了巨大冲击,加之宗教的不同,造成了欧洲人极大的恐慌,随之而来便是欧洲对土耳其人形象的变化。从欧洲及基督教文明的视角来看,土耳其就是“世界的恐怖之源”、“残忍的异教徒”的典型代表。1453年君士坦丁堡的陷落无疑加剧固化了土耳其这一负面形象在欧洲的建构。在15至17世纪土耳其帝国疯狂扩张的巅峰时期,土耳其与欧洲的关系更多地表现为欧洲对土耳其的排斥与对抗,这种排斥受宗教、文化等多种因素的影响。本文试图以人文主义者伊拉斯谟、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勒班陀海战为典型人物与事件去探讨16世纪欧洲人对土耳其的形象,从而对欧洲身份构建进行研究与思考。同时,力求对土耳其当前申请加入欧盟产生的困境提供一种长时段的历史视角,为中国与欧洲国家的交往提供历史经验,进一步就不同文明和文化之间的交流进行历史性反思。

本文包含以下四部分:第一部分:通过考察16世纪之前的欧洲,探究欧洲人对土耳其形象的转变,分析人文主义运动的代表人物伊拉斯谟对当时欧洲及土耳其的看法,了解基督徒如何成为欧洲人。14世纪以来,土耳其对欧洲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尤其是1453年君士坦丁堡的陷落,打击了之前引以为豪的西方。教皇及基督徒们,沿袭了“十字军东征”的宣传,他们打着讨伐“异教徒”的口号,煽动所有欧洲人维护自己的领地和宗教,号召对土耳其人发起战争。而伊拉斯谟作为人文主义代表与和平的使者,对当时的欧洲进行了批评与抨击,他从战争与和平的角度,理性分析对土耳其战争的合法性与必要性,认为欧洲君主们打着所谓正义的口号,实际上抱着复仇与追求权力、野心的想法,事实上,可以避免战争用一种基督式的温和对待土耳其人。第二部分:聚焦于马丁·路德作为一个宗教改革领袖对当时奥斯曼土耳其人的看法,分析其于1528年写的《对土耳其的战争》一文,探讨路德对土耳其态度变化的原因及影响因素,从宗教的角度查看欧洲对土耳其人的态度。16世纪使得土耳其权力巅峰与欧洲的宗教改革产生碰撞,新教国家把土耳其的进攻解读为上帝对天主教的惩罚。作为宗教改革旗手的路德,对于土耳其人威胁的反应,既相似于普通的欧洲人,更有其鲜明的宗教改革鼓吹者的特点。为了推动新教的改革,路德把土耳其看成“上帝之鞭”和“反基督者”,并把土耳其人描述成贪婪、残酷的形象。第三部分:重点分析1571年欧洲基督同盟与奥斯曼帝国在希腊勒班陀展开的一场海战,通过对其战争背景、经过的简述,透析这场海战对欧洲人的重要性并探究欧洲看待土耳其形象的变化。勒班陀海战从结果来看,是神圣同盟的胜利,也使得奥斯曼帝国失去在地中海的海上霸权。而这一海战的意义不仅如此,它结束了基督徒对土耳其人的恐惧之感,对基督教文明重新拾起信心,使欧洲人备受鼓舞。尽管奥斯曼土耳其并没有停止其扩张脚步,但是欧洲人对土耳其的态度不再是之前的恐惧之感。第四部分:通过强调16世纪在世界历史长河中的地位与意义,透析16世纪三大典型性事件与土耳其的关系。从形象理论角度来探讨16世纪的欧洲对土耳其形象的变化,并对形象理论进行一定程度的反思。形象理论对于不同文化的交往具有重要意义,它往往是界定自我与他者的重要因素。同时,形象深受历史因素的影响,容易固化与陈式化,从而影响到当下与未来不同文明之间的交往和交融。

关键词:土耳其形象; 欧洲人; 基督徒; 16世纪;

4】19世纪英国体育运动的发展及其在帝国传播研究

杨松(2016级博士研究生)

摘要:

起源于英国的现代体育,在漫长而又复杂的19世纪,作为文化帝国主义的重要载体,伴随着英国的殖民扩张而散播到整个帝国范围内,是英帝国历史上最普遍、最持久的主题之一。本文旨在考察19世纪英国体育运动的发展及其它在帝国传播的历史。笔者立足于历史学和体育学等学科视角,在运用大量文献资料基础上,以体育运动为研究对象,主要论述英国传统体育向现代体育的转型与发展,勾勒体育运动在英帝国的传播并对其阶段特征与传播动力给予分析,梳理体育运动传播的具体路径,着重探讨体育运动的传播对英国民族观念以及帝国主义的影响,最后,从国际史角度审视英帝国殖民地与欧美国家对英国体育运动在传播过程中的抵抗与博弈。

全文分为绪论、正文和结语,正文包括五章内容。第一章主要论述英国传统体育向现代体育的转型与发展。工业革命以前,体育运动已广泛分布于英国社会,不仅植根于封建王室之中,而且依附于宗教庆典和教会生活,弥漫于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在漫长的时代更迭中形成了颇具特色的传统,血腥残忍、野蛮无序、赌博性强且在整体上呈现出阶层分化和等级性的特点。伴随着英国工业经济的扩张与城市化进程所产生的巨大力量,促进了深刻而广泛的社会变革,使传统体育运动在工业化过程中开始向规范化、秩序化和文明化转型。与此同时,工业革命中的技术发明、交通变革、工人休闲时间与实际工资的增多和商业化等广泛影响,进一步推动了现代体育的发展,使体育运动成为英国社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它在英帝国的传播奠定了坚实基础。

第二章从整体上考察体育运动在英帝国传播的历史。从英国体育横向与纵向发展阶段看,传统体育向现代化的转型与发展和帝国的殖民扩张几乎同步向前,作为一种重要的文化形式,体育运动伴随着英国的文化扩张与殖民统治扩散至帝国各个殖民地。从时间上看,在19世纪以前,体育运动的扩散属于不自觉的传播阶段,主要以迁移到殖民地的英国移民为主,保持的“英格兰属性”发挥了主要作用。进入19世纪后,体育运动的传播则日益发展为帝国统治者的行为,传播力度大、范围辽阔、目的性强,英国诸多体育运动逐渐成为世界性的运动项目。体育运动在英帝国的传播具有多方面动力因素,既包含现代体育自身的内源性动力,又受到英帝国对外扩张的驱动,以及基于“白人优势理论”所阐发的帝国殖民者的“文明使命”。

第三章阐述现代体育在英帝国传播的具体路径。首先是发端于英国公学的体育运动,它是维多利亚时代学校教育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英国殖民者在殖民地仿照公学模式建立的学校同样以体育为课程内容,促进了体育在殖民地社会的传播。其次,以“强健派基督徒”为主的英国宗教,他们在向殖民者传播福音与帝国意识形态过程中,借助体育运动进行布道,逐渐形成四种模式,推进了英国体育的扩散。最后,是英国军队对体育的传播。19世纪中后期,军事体育的发展使帝国守卫者可以将体育带到帝国各个殖民地,不仅作为娱乐休闲,而且作为军事训练体系普遍存在,在一些战略要地和港口城市,英国军队的传播作用更为明显。它们是英国人在殖民地建立文化霸权,控制并稳定帝国秩序的主要工具,对于维持英帝国影响力至关重要。

第四章着重探讨现代体育运动在英国及英帝国中的影响。作为文化帝国主义的载体之一,现代体育运动的传播与扩散在英国民族观念以及帝国主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被视为一种道德隐喻、政治象征和文化纽带,是英帝国主要的精神输出。对英国而言,体育运动是文化认同的一个重要来源,铸就了“英国人”共有的身份,有助于“英国性”的塑造,至19世纪末已成为英国“民族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英帝国,体育运动被认为是帝国的重要基石,在军事意义与行政管理上培养了殖民世界的未来长官,确保并维持了帝国的对外扩张和空前强盛;此外,体育运动是使英帝国紧密团结在一起的具有关键性的文化要素,它建构起英帝国观念,联结起散居在海外的英国人,以体育作为帝国与殖民地间的文化纽带,加强了彼此的凝聚与团结。

第五章则审视了体育运动在英帝国传播过程中遇到殖民地的抵抗运动以及与西方大国间的博弈。在英帝国秩序内部,基于民族主义与非殖民化的广阔背景,爱尔兰创建盖尔运动协会的直接目的就是抵抗英国体育的传播与文化侵略,以配合爱尔兰反对英国殖民统治;印度则使英国体育实现“本土化”,将它当作一种非暴力手段挑战英国人并与统治者相竞争。澳大利亚更多将体育运动充当为与母国调解的工具和表现民族意识的方式,以摆脱英国人看待他们伪善与施恩的态度。它们是殖民地社会反抗英国统治的代表,通过抵制体育运动的途径来实现民族独立或寻求国家自治。从世界范围看,欧洲殖民国家中的法国与德国将体育看作是权力管制与争夺的场域之一,对体育的发展与参与隐含着浓烈的政治化色彩;在大西洋彼岸,经历南北战争及镀金时代的美国人则排斥具有象征性地英国板球并建构起棒球运动的神话,以尝试建立美国文化霸权。

现代体育运动是英国社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在帝国的传播与文化扩张具有密切联系,在英帝国殖民统治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作为启发式工具和视角,以英国现代体育的发展及其在英帝国传播为观察视域,可以看做是一种研究英国与英帝国史的新思路,在现有基础上推进对相关历史的认识,丰富历史学科的整体研究。此外,对相关史料的全面搜集、深度挖掘和详细分析,可以为英国及英帝国史研究提供更丰富的史料资源。

关键词:19世纪;英国与英帝国;现代体育;体育传播

 

 

 

 

 

 

 

 

4)研究生就业信息

-5毕业生质量

-5-1毕业生就业情况

(一)就业情况统计

学位类别

毕业生总数

就业情况(人数及比例)

未就业

签就业协议、

劳动合同

升学

自主创业

其他形式就业

国内

国(境)外

硕士

102

7068.63%

109.80%

00%

00%

54.90%

1716.67%

博士

9

9100%

 

00%

00%

00%

(二)毕业生主要去向

类型

就业单位/就读院校名称(填写人数最多的5个)

就业

陕西师范大学

西安交通大学

长安大学

兵团日报社

西安交大附中

升学

国 内

北京大学

清华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武汉大学

南开大学

国(境)外

 

 

 

 

 

(三)签约单位类型分布(人数及比例)

单位类别

党政

机关

高等教

育单位

中初等教育

单位

科研设计单位

医疗卫生单位

其他

事业

单位

国有

企业

三资

企业

民营

企业

部队

其他

硕士签约

3

(4.29%)

6

(8.58%)

50

(71.43%)

3

(4.29%)

0

(0%)

 

4

(5.71%)

 

3

(4.29%)

 

0

(0%)

 

1

(1.43%)

 

0

(0%)

 

3

(4.29%)

博士签约

0

(0%)

9

(10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四)签约单位地域分布(人数及比例)

单位地域

本省

东部地区

中部地区

西部地区

境外

硕士签约

23(32.86%)

18(25.71%)

18(25.71%)

11(15.71%)

0(0%)

博士签约

7(77.78%)

1(11.11%)

0(0%)

1(11.11%)

0(0%)

 

 

5)研究生课程作业

1】阿拉伯语课程作业:

 

 

2】“中东历史与政治”课程作业案例:

“the Middle East history and politics” essayBy Li Wentingschool of history and civilizationShaanxi Normal University

 

RELIGIOUS FACTORS IN THE CONTEMPORARY MIDDLE EAST ISSUE

 

Introduction

The Middle East is a problem-prone region, and it is often the focus of attention on the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stage. The issues of Palestine-Israeli issue, the Lebanese issue, the Iran-Iraq war, the Iraqi war, the Iranian nuclear issue, the Arab Spring, the Syrian issue and the issue of terrorism have alternated, resulting in intense unrest in the region and posing a serious threat to world peace and security. The emergence of the Middle East problem depends on many factors, such as ethnic conflict, great powers, territorial disputes, water resources, and religious factors are important reasons that can not be neglected, and have penetrated into all kinds of conflicts and contradictions, and the emergence and evolution of various problems in the Middle East are closely related to religion. There are many religions and sects in the Middle East, and the exchanges, collisions and conflicts have been constantly affecting the situation in the Middle East in the long history intercourse. Since 20th century, with the further development of globalization, the change of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ituation and the meddling of great powers, the combination of religious factors and other factors makes the Middle East problem seem more complicated and difficult to solve.This article briefly explores the religious role in the contemporary Middle East problem.

I . The manifestations of religious factors in regional conflicts

The religious factors in the conflict in the Middle East are mainly manifested in the conflicts between Islam and Judaism, Islam and Christianity, and the Sunni and Shi’ite factions of different sects within Islam.

1. The "Arab-Israeli conflict" embodies the contradictions between Muslims and Jews. The Jews and Arabs have different religious origins and religious cultural backgrounds, and their conflicts are religious in color.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the two has begun, stretching for thousands of years, since Muhammad preached in Medina. The concept of "promised land" and the concept of "Messiah" were used by Zionism to fulfill its historical mission, but after the founding of Israel, the continuous expansion of the territory and the destruction of extremist elements deepened the Arab-Israeli contradiction. Moreover, the religious zeal and dedication of both sides to the holy city of Jerusalem have made the Arab-Israeli conflict more extreme and internationalized, triggering many wars.

2. The "Lebanese issue" reflects the contradictions between Muslims and non-Muslims. Among the Arab states of the Middle East, Lebanon is the only country composed of Christian and Islamic inhabitants, whose Christian factions and Islamic factions have a complex and ongoing conflict that seriously affects the political stability of Lebanon.The struggle for power between Christianity and Islam and the presence of Palestinian refugees in Lebanon have led directly to the 15-year civil war that began in Lebanon since 1975, the Lebanese War of 2006, and the conflict and confrontation that have not been fully resolved so far.

3. The contradictions and conflicts between religious sects in Islam are more prevalent, frequent and complex than those between Shia and Sunni factions. The Iran-Iran war, the internal chaos after the Iraq war, the Iranian nuclear issue, the Syrian issue and so on are the result of sectarian conflict. Sectarian conflicts exist widely in the Middle East region and become an important factor in the contemporary Middle East politics. Where there are Muslims, there is sectarian recriminations and clashes between them.The contrast of sectarian forces has also spawned regional terrorist forces, such as al-Qaida and the Islamic State, which have also caused major damage to regional peace.

II. reasons for the important impact of religious factors

Firstly, from the social source, the disintegration of 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end of the cold War, the opposition between the ideology disappeared, and religion as an "absent ideology" in the Middle East.

Secondly, since the 20th century, the problems faced by human society are more complicated than ever before. The development of global integration has widened the gap between the rich and the poor, the disadvantaged groups do not get enough attention, not to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justice, so that people in these areas to produce hatred of the mentality, and these hatred and loss of grief and indignation can not find the appropriate vent channels, Led to the creation of extremist religious organizations. In addition, some religions in some countries with the times, adapt to the changes in soci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so that some religious believers, extremists think of a departure from the Allah, the beginning of jihad to engage in terror and anti-government activities.The idea of "jihad" in Islam is the basis for uniting Muslims in the fight against Israel and extremists in making terror and destroying Arab-Israeli peace.

Thirdly, religious factors are closely related to nationalities, the ethnic groups and religions of the region are very strong, the nationality becomes the carrier of religion, and the religion constitutes an important part of national consciousness, which is staggered and inextricably.The Conquest and conquest among the peoples of the Middle East are frequent in history, with deep grievances between religions and sects, and lack of trust.

Fourthly, the great powers meddle in the affairs of the Middle East, promoting "democratization", such as the war in Iraq waged by the United States, stimulated the development of religious extremists in the Middle East, and convinced them to respond with violent vengeance to power politics. In the Israeli-Palestinian conflict, the Lebanese issue, the Iraq war, the Iranian nuclear issue and so on, there is a shadow of American meddling.

Conclusion

Religious factors have an important influence on the politics of the Middle East, which can neither be neglected nor overestimated. Regional conflict is the result of a combination of factors and motivations, not any single factor that can be fully explained. Religion is neither the main source of current security problems in the Middle East nor the panacea for the problem. The analysis of the Middle East needs to take into account a variety of historical and practical factors, both political and economic, including religious culture.

REFERENCE

[1]LI Yi,On Religious Factors Affecting the Middle East Security,JOURNAL OF JIANGNAN SOCIAL UNIVERSITY,Sep.2011. Vol.13. No.3.

[2]WANG Yujie, Sectarianism in Middle East Politics, ARAB WORLD STUDIES, July 2013,No.4.

[3]WANG Yujie, Sectarian Conflicts in Contemporary Middle East:Theology or Politics?,WEST ASIA AND AFRICA,2015,No.5.

[4]ZHU Yue,Important factors affecting peace and stability in the Middle East , CONTEMPORARY WORLD,2008,3.

 

 

 

 

 

 

 

 

 

 

 

The development of Turkey-Egypt diplomatic relations since AKP come to power

 

SUBMITTED TO :PROFESSOR SEEVAN SAEED

 

SUBMITTED BY: CHENGYUAN GAO

 

STUDENT NUMBER:171378

 

SCHOOL OF HISTORY AND CIVILIZATION

 

SHAANXI NORMAL UNIVERSITY,XI’AN ,CHINA

 

Introduction

Turkey and Egypt are both important middle-ranking power in the Middle East, their crucial geostrategic position make their relation influenced by regional situation, and in the meantime influences the regional situation in turn. Since Turkish 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 come to power in 2002, Turkey-Egypt’s relation have through the process from promoting gradually to rise and then to worsen.

The stage of Turkey-Egypt’s diplomatic relations:

Since AKP come to power in 2002, the relationship of Turkey-Egypt can be roughly divided into three periods, namely from 2002 to 2011, from 2011 to 2013, and from 2013 to now.

1) The First Stage:  2002-2011

Bilateral relations of this stage is promoting gradually, which is benefit by Turkey’s “Zero Problems with neighbors”foreign policy implemented by AKP. The policy aims at improving and expanding the living space of Turkey, and pursuing the status of regional leader gradually and discreetly in the case of regional tension mostly stable. Egypt is a leading country of the Middle East, except developing the friendly relationship with Egypt, Turkey commited itself to put forward ideas for solving hot issues and ensure peace as well as stability in Middle East with Egypt. For example, the Egyptian president Hosni Mubarak paid a visit to Turkey on February 11th, 2004. Two country’s presidents called for safeguarding Iraq’s territorial integrity and opposite to any moves towards a spilt.

2) The Second Stage: 2011-2013

There was a turbulence in Middle East in 2011,which involved in almost a whole Arab world. Jasmine Revolution, a blasting fuse of “Arab Spring” aroused Egypt’s protest campaign fistly. On January 25ththe Egyptian public broke out a series of anti-government’s movements. What’s more, many cities gathered togother demanding president Mubarak stand down. On February 11th Mubarak announced his resignation and ceded power to the millitary. HoweverTurkey’s prime minister, Recep Tayyip Erdogan, urged Mubarak to step down on February 15th, who was the first incumbent politician calling for the downfall of Mubarak. Meanwhile, president Abdullah Gul was the first head of state to visit the country after former president Mubarak’s ouster. So Turkey has broken the “Zero Problems with neighbors” diplomatic policy on relations with Egypt, it pointed a finger at Egypt’s interior affairs. This action can be regarded as the turning point of bilateral relations. On September 9th Erdoğan  undertook  high  profile  visits  to  Egypt, where  he  was  greeted  as  a  hero. He struck a  deal  to  create  a  “High Level Strategic Cooperation Council” that was aimed primarily towards boosting Turkish investment from 1.5 billion dollars to five billion dollars per year.

Hereafter, Turkey intervened in affairs of the Middle East proactively day by day, and Turkey had a dialogue with Egypt on hot topics. Especially after Mohamed Morsi who headed the list of Muslim Brotherhoud Emblem, Turkey-Egypt’s relations rose rapidly. Both sides cooperated in mediating Israeli-Palestinian conflict. The foreign minister of Turkey,  Davutoğlu paid a visit to Egypt on 2-3 July 2012, on the occasion of the Syrian Opposition Conference under the auspices of the Arab League. Davutoğlu pointed out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strategic cooperation mechanism between Turkey and Egypt. Davutoğlu exchanged views on the issues of political developments in Egypt, situation in the Middle East and Syria.Davutoğlu was received by President of Egypt, H.E. Mr. Mohammed Morsi and also met with Prime Minister of Egypt, Mr. Hisham Kandil. Davutoğlu stated that Turkey and Egypt would continue to work together and in this regard mutual visits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would intensify in the near future. He stressed that Turkey would continue to support Egypt in every field including financial issues.After a month, Erdogan paid a visit to Egypt with 12 ministers of 14 departments.

3) The Third Stage2013-

At the beginning of July, 2013, Egypt had a political upheaval, the military announced that there would be a early election, Morsi was relieved of his duty and expelled. Erdogan held a special session in Istanbul,he assessed the situation and talked over the telephone that overthrowing Morsi who was a democratically-elected president is “unacceptable”. Davutoğlu appeared before the press on 4 July 2013 at the Prime Ministry’s Working Office in İstanbul-Dolmabahçe to comment on the latest developments in Egypt. He said” the discharge of democratically elected President Mohammed Morsi through the intervention of the army is extremely worrying with regard to the achievements of the Egyptian Revolution and democracy. It is unacceptable that politicians, including President Morsi and Prime Minister Hisham Kandil have been arrested or are being kept under house arrest arbitrarily following the intervention yesterday. The release of detained leaders without delay is of particular importance for the national reconciliation as well.”Erdogan repeatedly refused to acknowledge the change in Egypt in many times. Worse, he urged the European Union to impose sanctions on Egypt and to punish the military.

On August 14ththere was a bloody intervention which happened between the Egyptian millitary and civilian people. This intervention drawn Turkey’s strong criticism. As a result, Egypt recalled its ambassador to Ankara. Then Turkish Foreign Ministry put out a press release on the incidents in Egypt, this news release said that Turkey called on the Egyptian interim administration to end the bloody actions against its own people, to conduct a credible and transparent judicial investigation against the ones who committed the massacres since 30 June 2013, to release the political detainees and Mohammed Morsy in particular and to launch a genuine and comprehensive transition process. The relationship continues to souruntil Egyptian Foreign Ministry issue a statement on November 23, announce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gypt and Turkey charged affaires level down from the ambassadorial level, then recalled the Egyptian ambassador to Turkey, and summoned the Turkish ambassador to Egypt, notified him as "persona non grat" and asked him to leave Egypt. Turkey's Foreign Ministry responded to the Egyptian action in a few hours later,announced that take peer retaliation measures, according to the Egyptian ambassador to Turkey for "persona non grat", and lowered diplomatic relations to affaires level. Diplomacy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broke down. On February 14th 2014Erdogan said again that he cannot accept or recognize a regime which came through a military coup, adding that he doubts the Egyptian presidential elections would be fair.Relations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showed no signs of improvement and continued to deteriorate.

2016 can be seen as a year of adjustment on Turkish diplomacy. Turkey resumed relations with neighboring countries such as Saudi Arabia, United Arab Emirates, Iran, Israel etc. That left people wondering if Turkey could resume diplomatic relation with Egypt. But on July 5th, Erdogan said that a thaw with Egypt’s “oppressive regime” should not be expected any time soon.On July 15th, Turkey staged a failed military coup, then followed by a political purge by Mr Erdogan. While the military coup did not reverse a broader trend in Turkish diplomacy, Turkey's new prime minister Binali Yildirim said in August that he would repair relations with Egypt as soon as possible. “We think we need to develop economic and cultural ties with Egypt as countries that use the two sides of the Mediterranean,”Yildirim told reporters at a briefing in Istanbul. However he sounded a note of caution that high-level relations would not be repaired overnight. “We think we need to start from somewhere,” he said. It is not the first time Yildirim has expressed hope for improved relations with Egypt.

In conclusion, depite Egypt-Turkey relation broke up for a time, there are signs that Turkey’s diplomatic policy to Egypt has returned to pragmatism.

The influnce of Turkey-Egypt relations’ development

Turkey and Egypt both have important geographical location, which make them wield the influce extends well beyond their own abilities in regional landscape as well as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structure.

Firstly, the development of bilateral relations not only directly influence both sides, but also their own diplomatic relations. Egypt reestablished its leading role in Arab world after it had returned Arab League. Egyptian opinion often leads the whole Arab world, affect Arabs’s mood. This strong soft power is crucial rescource of Egyptian diplomacy. Due to the Arab League heasquarters located in Cario, Egypt is a symbol of Arab unity. Egypt's diplomatic tendencies will have a greater impact on the external relations of the north African countries and even the Arab world. Some scholars have argued that Turkey's abandonment of Mr Mubarak has cooled relations with Saudi Arabia and some gulf states. Therefore, Turkey-Egypt relations indirectly influence Turkey with other Arab countries’ relations. Moreover, Turkey intervened excessively Egyptian interior, Turkey also condemned US and other western countries’ inaction, which lead contradictions emerge in an endless stream, Turkey’s “East-West balanced multidimensional diplomacy” encounters resistance.

Secondly, Turkey-Egypt relations influences the Middle East landscape. Throughout the history, Egypt is the centre of the Middle East politics, bilateral relations have an important influence on balance of power and regional stability in the Middle East.

Conclusions

From AKP come to power in 2002 to Arab Spring erupted in 2011, Turkey-Egypt diplomatic relations developed rapidly, however, bilateral relations became strained after Morsi had stepped down. The transformation of regional landscape which is triggered by Arab Spring makes Turkey who as a leading regional role try to take advantage of turbulence and transition of Arab countries to expand itself interest, and achieves the strong rising of regional level. Civil unrest makes Egypt cry out for concentrating on solving domestic affairs, which lowres its ability to wield influence beyond borders. Nevertheless, there are many sighs that Turkey’s role may be incresing in the world , but its diplomatic policy has exceed its own ability. At the same time, in view of the pivotal role and central position of Egypt in the Middle East, allying with Egypt is one of the important determinants of the balance of power. So, even if there are important differences between Egypt and Turkey for the attitude toward Muslim Brotherhood, national interests will ultimately get their relations back on the track. In additon, driven by practical interests, based on the maintaining the economic and trade cooperation of two countries, Egypt and Turkey also expand cooperative space in politics and security such as Israeli-Palestinian conflict and the Syria issue.

 

Nationalism and the establishment of middle eastern states -

take Turkey and Iran as examples

What is nationalism

"Nationalism" means an idea or movement based on the interests of one's own nation.According to Hans Cohen, an American scholar, "nationalism should first and foremost be seen as a state of mind."British scholar Edward carl said: "Nationalism is often used to express the consciousness of individuals, groups, and members of a nation, or a desire to increase the strength, freedom, or wealth of the nation".The idea of a nation-state embodied in nationalism is not based on religious belief, but on the common language, region, race and history.The goal is to achieve national independence and establish an independent national state.

The background of nationalism in the Middle East

Nationalism comes from the west, which is a response to the challenge of western civilization and an imitation of western civilization.The beginnings of nationalism in the Middle East began after the decline of the Ottoman empire and the western colonial invasion.At the beginning of the 19th century, the modern Middle East reform gradually extended to the political field, The  reform of Tanzi matt in Ottomanand and the reform of muhammad ali in Egypt are the most influential reform, the traditional social structure began to change in the Middle East, new education and newspapers appear gradually along with the reform.The attitudes of the political elite towards western culture have also begun to shift from rejection to selective acceptance.In this context, nationalism originating from western political culture gradually rose in the Middle East, and nationalist parties were established one after another and led the early constitutional reform in the Middle East.

The establishment of Turkey and Iran

The”new Ottoman party” , founded in 1865, as the first nationalist group in the Middle East, launched a coup in 1876  , to support hamid II ascended the throne.At the beginning of the 20th century, with the opening of the "Asian awakening", the Ottoman empire started the second constitutional movement,  established a constitutional monarchy without rule.

During the first world war,the Ottoman empire was in danger of being dismembered. Britain and France signed a secret "The sykes-picot agreement,",  tried to carve up the ottomans. The treaty of Sevres signed after the first world war seriously damaged the interests and sovereignty of turks. Nationalists Led by kemal  established the Turkish grand national assembly in Ankara and declared that they would not recognize the treaty of Sevres.Turkish nationalists, has carried on the intense fight in Asia minor, and the Allies finally agreed to Turkey's participation in the peace conference.Following Turkey's decisive victory over Greece in 1922, the Allies agreed to scrap the treaty of Sevres and re-sign the treaty of lausanne.The treaty not only abolished the extraterritorial power of western countries in Turkey, but also delimited Turkey's borders and gave birth to Turkey's modern nation-state.This makes the Arab region independent from Turkey In the legal, which is an important condition for the formation of the national state system in the Middle East.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political development, Kemal not only made Turkey free from the status of semi colonialism but also transformed the political system of Turkey, and introduced Turkey to a new political development track.And nationalism is the core of Kemal doctrine. By the middle of 20s, Turkey had basically established the political system of the bourgeois republic.

In Iran ,the Babism had a nationalist tendency  in  the mid-19th century.In 1891, the campaign against tobacco monopoly became the leading voice of Iran's constitutional movement.Subsequently, Iran promulgated the first constitution during the constitutional revolution.

After the first world war, Iran almost became the protectorate state of Britain, and the goal of Iranian nationalists gradually shifted from constitutionalism to national independence and unification.The nationalist- riza khan took the opportunity to rise,He summed up his goal :To establish a strong government to restore domestic political order, achieve national equality and national independence.In 1921, reza khan led a coup and reorganized the cabinet.In 1925, the constituent assembly proclaimed reza khan king of Iran and established constitutional monarchy in the form.Iran has achieved national independence and established the embryonic form of a nation-state basically.

 

Conclusion:

The nationalist movement is the core force to promote the establishment of a nation-state.It was Turkish nationalism that led the Ottoman empire from absolute monarchy to constitutional monarchy and finally to republic.The state of being carved up by the west became independent and established a modern nation-state.More importantly, Turkey has abandoned its territorial claims to the Arab region.It is nationalism that has made Iran independent.The contribution of the nationalists cannot be ignored. Turkey's kemal and Iran's reza khan both made great contributions to the country's independence.Even today, nationalism remains an important factor in a country's independence, self-improvement and prosperity.

 

5)研究生学习心得

中东史18级硕士研究生 刘姜

Marc是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海湾研究中心的主任,在为期近两周的课程、讲座中,Marc为我们详细讲解了在发现石油之前海湾诸国的经济情况、殖民大国对海湾地区的影响、海湾各君主国的诞生以及政治体制的基本特征、海湾国家发展模式的困境、海湾危机背景下海湾各国的关系等。Marc的授课内容充实却不令人觉得乏味,大量数据和现实案例的运用使得讲解的知识点更易为同学们所理解。遣词造句的平实、生动,使得课堂讲授和交流的效果不会因语言问题而大打折扣。在此之前,海湾国家的相关情况是许多中东史专业同学的知识盲区,通过Marc的授课和讲座,同学们对海湾地区有了更为全面、清晰、深入的认识,这对于从整体把握中东地区的历史、现状,为之后具体研究方向的选择打好基础都是大有裨益的。

 

中东史18级硕士研究生 李迪

4月22日晚,我校海外专家、欧洲中东学会副会长、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教授、阿拉伯伊斯兰文明研究中心主任蒂姆·尼布洛克(Timothy Niblock)在博物馆副楼一层报告厅作了题为 “区域与国别研究:重要性及其前景(Area Studies : Its Importance and Its Future”的专题讲座。蒂姆指出,在当前世界各国密切交往的大背景下,重视区域与国别研究就显得尤为重要。通过回顾世界历史,他梳理了区域与国别研究发展的五个阶段,并对我校区域与国别研究的发展提出了几点建议:一方面,通过立足于政治、经济、文化等多方面的综合研究可以更好地考察某一国家的发展概况;另一方面,在研究的过程中,还应具有广阔的视野,可以借助跨学科、比较学等多重研究方法,以此来加强不同区域之间研究机构、学者的交流与合作。本次蒂姆教授的讲座对我们世界史方向的学生而言,具有较强的启发性。在学习过程中,我们自身要在立足于历史问题意识的前提下,善于寻找、发现、解决一个时代、国家、区域的中心问题,并能够体现出对现实状况的人文关怀。作为一个日益走向世界的大国,在一带一路的倡导下,我国对外政治、经济、文化交流活动日益增多,如果对交往国的发展状况缺乏充分了解,往往很难做出正确决策。因此,在进一步扩大国内外学术交流的基础上,增强问题意识,梳理历史脉络,关注世界局势,了解学术前沿,加强沟通合作,这对我们了解和认识世界、服务国家战略以及全面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中东史18级硕士研究生 屈鑫

我很荣幸自己能有机会听到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著名中东史专家-蒂姆·尼布洛克教授的讲座。在此,就蒂姆教授对区域国别研究这一主题简要谈谈我的收获。

首先,蒂姆教授对历史研究有着独特的见解,能够从多种不同角度对历史进行研究。虽然蒂姆教授在中东史方面造诣颇深,但仍没有忽视对其他地区历史的关注,即立足于全球视野下进行区域研究。此外,蒂姆教授也进一步指出文化在区域国别研究中的重要性。因为它意味着人与人之间,不同文化之间的互动。使我们在进行历史研究中注意宏观与微观的结合。最后,蒂姆教授在研究历史过程中始终注意与现实相联系。比如,蒂姆教授以中国的‘一带一路’为例,并倡议将关注的范围和参与度扩大。由此可见对历史的研究不应是闭门造车。

通过此次讲座,我们进行历史研究时应拥有一个开阔的视野,不管研究哪个方向,都需立足世界。在这一点上,蒂姆教授为我们做了很好的示范,值得我们借鉴学习!

 

中东史18级硕士研究生 秦佳陆

在所有天气好、天气不好、天气刚刚好的时间里,Seevan都是个能够带来阳光的人。最初去听Seevan的讲座会很拘谨,但是他有能够消除这种紧张感的能力,能让人轻松起来,他会先笑起来跟你打招呼的。

相比用中文讲授的阿拉伯语课程,Seevan用英语讲的阿拉伯语简单易懂,可能是因为用英语上课的缘故,他会首先把最重要的内容挑出来,用尽量简洁的方式说明,我们首先接收到了这样的基础内容,而后进一步接受其中的细节和变化就变得容易很多。就像小孩子学一门语言都是先从模仿身边人说话开始,然后才坐进课堂里学读音和书写。或许对于学一门新的语言来讲,比起“为什么这样读”,直接知道“怎么读”更重要。

Seevan讲课会结合自己亲眼见过的和经历过的,再加上他自己发明的笑话,课堂真实且有趣。Seevan总是明媚的开心的,世界还是明亮的会继续转动的。

 

中东史18级硕士研究生 贺梦楠

Seevan Saeed老师本学期教授我们【阿拉伯语】和【中东政治与国际关系】两门课程,我们可以深切的感受到他在课上的认真负责,在课下的热情友好。Saeed老师讲课方式幽默,时时活跃课堂气氛,并且会关注每一位同学的学习效果,及时听取意见,并耐心解答同学们的问题。他不仅交给我们专业上的知识,分析当下最受关注学术前沿,引导我们自己由现状思考历史问题,同时也交给我们如何思考如何对待自己的学习生涯,平时也积极和学生交流,与同学们关系亲密融洽,但对待学术问题非常认真严肃,全心投入,成为我们学习的榜样。阿拉伯语课程的内容较难,Saeed老师总是力保我们每位同学都能听懂并且消化,老师对我们迫切的希望也激励着我们,因此我们总能在他的课上收获很多。

 

中东史18级硕士研究生 张玮

蒂姆·尼布洛克教授是国际知名的中东问题研究专家,曾多次受邀赴我校发表主旨演讲。自入学以来,我有幸两度聆听蒂姆教授的精彩报告。2018年9月25日,蒂姆教授作了题为“海湾地区冲突的动因分析”的专题讲座,分析了海湾地区冲突频发的主要原因。2019年4月22日,蒂姆教授作了题为 “区域与国别研究:重要性及其前景”的专题讲座,回顾和梳理了区域与国别研究在西方经历的五个阶段,并就如何进行区域与国别研究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蒂姆教授的讲座内容丰富、信息量大,进一步加深了我对中东热点问题的认识,使我对于中东地区的社会政治现状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此外,蒂姆教授的国家化视野和先进理念也使我受益颇深。

 

中东史18级硕士研究生 秦颖文

本周我们有幸听了来自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海湾研究中心主任Marc的讲座,他就The Gulf Crisis: a Storm in the Tea Cup?(海湾危机:茶杯里的风暴?)这个主题展开讲述。本次讲座我们感觉受益匪浅,也对海湾地区几国的关系和矛盾冲突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Marc的讲座从几个国家的情况讲述,讲述了这几个国家的矛盾以及产生这些矛盾的宗教经济上的原因。本次讲座使我们对中东地区的矛盾冲突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对几国的国情和复杂的关系有了认知。本次讲座对学习中东史,以及今后继续从事中东几国的问题研究有很大的启发。而且对不太了解中东史的人,Marc的讲座也能使其对中东地区几国的情况有一定的认知。

 

中东史16级硕士研究生 史永强

首先,我想感谢陕师大研究生院和历史文化学院为研究生提供的优越学习条件,使我有幸在读研期间参加了为数不少的外教课,并在这些课程的参与中收获颇多。其次,我有一些关于外教课的感悟与想法,外教课由于其授课者的特殊性而具有了多重功能,不仅是学习专业知识的特殊场所,也是提高外语听力口语水平的重要环境。就我个人而言,其作为语言学习的功能较专业知识传播功能更为重要,因此,我希望外教课能够加强互动性,而不至于简单沦为外教的一言堂。这样不仅能够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也能够锻炼学生的英语思维能力和口语表达能力。最后,希望学校能够继续加大外教课投入力度,给更多学生以更多外语实景学习的机会,也希望学校加强外教课的体系化建设,放宽教学模式与制度,实现其功能最大化。

 

中东史16级硕士研究生 曾梦清

2018年陕西师范大学的研究生国际暑期课,我有幸听到了Nikos Christofis博士关于奥斯曼帝国和现代土耳其相关知识的讲座,Nikos在希腊马其顿大学担任讲师,先后用希腊语、土耳其语和英语发表了多篇关于中东和东欧政治的优秀论文,特别在土耳其研究方面有所建树。这次暑期课程使我深刻了解到了奥斯曼帝国的历史,同时对我毕业论文的撰写也提供了灵感,Nikos每天都会认真为我们准备上课内容,讲解的非常细致,考虑到语言理解的问题,他经常讲到十几分钟就会停下来,让我们提出没有听懂的问题,并耐心解答,对待学生十分和善。有些时候,大家讨论的很激烈,自由发表意见,也让我们了解到了不同国家的文化,学到了书本以外的知识。我希望学校能够继续坚持这样的办学方针,多为学生邀请海外学者,改变刻板教学方式。同时,加大对学生尤其是世界史专业学生外语能力的培养,使我们能够更好地与外籍学者交流沟通。

                

中东史16级硕士研究生 宋小超

2018年的暑期国际学校使我有幸认识了尼古劳斯·克里斯托弗博士,他是一位来自遥远的爱琴海国度的希腊学者,胖乎乎的形象增添了许多亲和力,大腹便便,满是知识。时值盛夏,刚来西安的第一天,他便感叹西安的烈日炎炎,但挥洒汗水的同时也在传播着无尽的知识。克里斯托弗博士在为期数十天的授课过程中,为我们讲述了中东大国奥斯曼帝国六百余年的辉煌历史,其中既有公元13世纪奥斯曼帝国的崛起时的构建和扩张,也有由盛转衰时期的屈辱历史和奋发图强。使我对奥斯曼帝国的历史掌握有了巩固和新的认识。在课外时间里,克里斯托弗博士也耐心启发我们,尤其是在我的论文写作过程中,更是帮忙搜寻资料,对我的论文写作裨益良多。谨在此表达对克里斯托弗博士诚挚感谢。

 

中东史16级硕士研究生 宋小超

凯瑟琳博士是我研一刚入学时便开始接触的外教,她来自英国埃克塞特大学,大概是受到了优良校风与严谨校训的长期影响,她在教学过程中也表现出了鲜明的宽严相结合的教学特色,使得其教学风格也迥异于其他外教。也正是在这样的学习环境中,使我快速的步入了历史学习的道路上来,方法论的学习使我更加深刻的掌握了论文写作的严谨性与严肃性,为我后来的论文写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中亚史的讲授也从侧面加深了我对伊斯兰文明和中东世界的认知。在此对凯瑟琳老师的辛勤付出表达诚挚的感谢。

 

此外,我院部分本科生在参与上述教学活动后,也有着极大的收获和感悟,这也是成果外溢的重要体现之一。

12015级本科生胡家馨课程笔记与感想:

一、海湾国家的概况

1.海湾国家的建立和分布

KEY FACTS ON THE GULF STATES2017

State

Independence

Ruling Family

Saudi Arabia

1932

Al SaudSunni

Kuwait

1961

Al SabahSunni

Oman

1970

Al Saidibadi

Bahrain

1971

Al KhalifaSunni

Qatar

1971

Al ThaniSunni

United Arab Emirates

(Federation of 7 Emirates)

1971

Al Nahyan(Sunni)

(Abu Dhabl)

 

 

2.政治制度

君主制国家:阿联酋、卡塔尔、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巴林、阿曼

共和制国家:伊朗、伊拉克、叙利亚、也门

3.宗教

什叶派:阿曼

逊尼派:阿联酋、卡塔尔、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巴林

4.由于开采石油和国家建设需要大量工人,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海湾国家内都有大量外来务工人口。

Comparative Statistics on the Gulf States2018

States

Nat.Pop

+Non-Nat.pop.

Iran

82m

Iraq

38m

Yemen

29m

 

Saudi Arabia

21m

12m

Kuwait

1.4m

3.1m

UAE

1.1m

8.7m

Bahrain

0.7m

0.8m

Qatar

0.3m

2.4m

Oman

2.6m

2.1m

*Non-citizen population in GCCapprox. 29m

外来务工者的生活环境很差,工资也不高,但是整体条件仍比他们在本国要好,所以很多人愿意到海湾国家打工,而大量的外来工人也成为海湾国家的“人质”,成为他们谋取利益的工具。

Labour market questions

As a consequence of the boom of oil revenues, all GCC states have relied heavily since the 1960s on foreign workforce to develop their state apparatus .their education and health sectors, and their infrastructure

In 2017, the number of foreigners outweighs the number of nationals in all GCC monarchies except Saudi Arabia and Oman(see slide 2)Massive economic impact: remittances(e. transfers of money from migrant workers to their families in their home countries)constitute a significant portion of the GDP of both sending and receiving countries.
5. Rentier state theory

Along with Venezuela and the Netherlands, the Gulf monarchies have servedas key studies of a theory(rentier state theory)trying to explain the link between the revenues of the state and the political system.

as According to the theory, rentier states are not expected long as they remain rentier.

Why? Because as long as the state is in position to prevent political contestation by distributing wealth, it does need democratic legitimation.

However a rentier state confronted with a fiscal crisis will be forced to resort either to cutting expenditure or to raising taxes. A third altemative is deficit spending: national, international or money creation

So the fiscal crisis of the state may be an important incentive

for democratization. This theory can partly explain the survival of GCC regimes, but only to amited extent

二、海湾国家与石油

1.Before Oil

1Main economic Activities in the Arabian Peninsula

Agriculture, usually for immediate consumption.

Trade(caravan trade, entrepot trade and import/export related to pilgrimages)

Pearling(in Bahrain, Trucial Coast)

2Main Political actors

Colonial power: mainly Britain

Local rulers

Merchants and business families

3Between Britain and local rulers

Pax Britannica

Exclusive bilateral agreement between the British and local rulers (mid-to late 19th century)

Not direct involvement in the internal affairs, but sub-contracting of internal affairs to sheikhs of the Gulf.

2. Beginning of the Exploitation of oil

19011st oil concession in the Middle East (Iran): exploitation starts in 1908 (by the Anglo-Persian Oil Company, to became Anglo-Iranian Oil Co. in 1935, and British Petroleum in 1954)

Then

Iraq: 1927

Bahrain: 1931-32

Saudi Arabia: 1938(1st concession to the Standard Oil of California in 1933);creation in 1944 of Arabian-American Oil Company (to become Saudi ARAMCO)

Kuwait: 1938: Kuwait Oil Co. (founded in 1934, in partnership with BP)

Qatar: 1947

UAE: 1962

Oman: 1967

3.对石油资源的争夺

The Seven Sisters:七家由外国资本控制的石油企业,控制海湾地区的石油资源和市场。

Opec: 反对西方石油垄断资本的剥削和控制而建立的国际组织,19609月成立。

1973年的十月战争以前,石油价格很低,战争爆发后,阿拉伯国家实行石油禁运,石油价格大幅度上升,石油成为阿拉伯国家对付西方的武器。

三、海湾国家之间的关系

1.沙特阿拉伯和伊朗

The legitimacy war between these two countries.

Iran

V.S.

Saudi Arabia

 

Republic

Monarchies

Both consider themselves as the leader of musilim

 

Both want to export their political model and thought

 

Against the USA

(More close to Russia and China)

UAS’s Partner

(Oil and money are important elements)

Both pursuit an enemy outside the country

(in order to shape their own legitimacy)

2. 卡塔尔与伊朗

由于存在跨两国国界的油田,两国利益纠葛重,促进了沟通。

3. GCC, 1981

Members: Kuwait, Bahrain, Qatar, Saudi Arabia, UAE, Oman

4. Demands to Qatar(2017)

Curb diplomatic ties with Iran

Stop All ties to what Saudi Arabia and its allies call “ terrorist organization ”

Shut down al-Jazeera

Terminate the Turkish military presence

Stop all contacts with the political oppositopn in Saudi Arabia, the UAE, Egypt and Bahrain

Consent to monthly audits for the first year. For the following 10 years, Qatar would be moniored annually for compliance.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Professor Marc's lecture. Professor Marc's in-depth lecture gave me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the situation in the Gulf countries and the Middle East, and expanded my research direction and interest. It also understands the accomplishment and professionalism of high-level researchers.

Thank you again, Professor Marc.

 

22015级本科生郭缅基课程笔记与感想:

海湾国家概况

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巴林、卡塔尔、阿联酋、阿曼

君主制国家:卡塔尔、阿联酋、巴林、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阿曼

1、人口构成与国家矛盾

KEY FACTS ON THE GULF STATES2017

State

Independence

Ruling Family

Saudi Arabia

1932

Al SaudSunni

Kuwait

1961

Al SabahSunni

Oman

1970

Al Saidibadi

Bahrain

1971

Al KhalifaSunni

Qatar

1971

Al ThaniSunni

United Arab Emirates

(Federation of 7 Emirates)

1971

Al Nahyan(Sunni)

(Abu Dhabl)

 

中东各国伊斯兰教派(人口)分布

 

海湾国家的统治者(海湾君主制六国)多为逊尼派,阿曼为伊巴底斯教派(Ibadis)。但人口分布方面,也门、科威特、巴林、伊拉克、叙利亚、伊朗、阿塞拜疆地区有大量的什叶派(Shiites)教徒,其中,伊朗达90-95%,是什叶派势力最大的国家。

Comparative Statistics on the Gulf States2018

States

Nat.Pop

+Non-Nat.pop.

Iran

82m

Iraq

38m

Yemen

29m

 

Saudi Arabia

21m

12m

Kuwait

1.4m

3.1m

UAE

1.1m

8.7m

Bahrain

0.7m

0.8m

Qatar

0.3m

2.4m

Oman

2.6m

2.1m

*Non-citizen population in GCCapprox. 29m

海湾国家(沙特、科威特、阿联酋、巴林、卡塔尔、阿曼)拥有大量的外来人口,他们多是从埃及、巴基斯坦等贫困国家来到海湾打工的工人。海湾国家的国民身份具有很多特权,但极难获得。

2Before Oil

1Main economic Activities in the Arabian Peninsula

Agriculture, usually for immediate consumption.

Trade(caravan trade, entrepot trade and import/export related to pilgrimages)

Pearling(in Bahrain, Trucial Coast)

2Main Political actors

Colonial power: mainly Britain

Local rulers

Merchants and business families

3Between Britain and local rulers

Pax Britannica

Exclusive bilateral agreement between the British and local rulers (mid-to late 19th century)

Not direct involvement in the internal affairs, but sub-contracting of internal affairs to sheikhs of the Gulf.

 

斯曼的统治:Only care the Mecca and the Gulf trade

葡萄牙帝国的控制:Only secure their trade

早期英国殖民:Only want to control the coast to secure its trade especially with India

*英国与法国的殖民思维:法国想改变本地人的语言、思想和生活方式(through school teaching),而英国只想保持贸易的畅通与财产利益的安全。英国人更倾向于雇佣当地的人为他们工作,而非直接统治。英国倾向于与当地统治者签订协议(代理人)。

4A brief history of Saudi Arabia

1744-1818 First Saudi state

Alliance between Mohammed bin Abd al-Wahhab (and his descendants) and Mohammed bin Saud (and his descendants)

1824-1891 Second Saudi state

Defeated by the Ottomans who expel the Saud-Wahhabi from Mecca and Medina

1902-now Third Saudi state

王位多兄终弟即

沙特王室家族十分庞大,家族成员每年都会享用沙特石油公司收入的一部分(比例不明),但各成员所能获得的金钱数量不同。

5Beginning of the Exploitation of oil

19011st oil concession in the Middle East (Iran): exploitation starts in 1908 (by the Anglo-Persian Oil Company, to became Anglo-Iranian Oil Co. in 1935, and British Petroleum in 1954)

Then

Iraq: 1927

Bahrain: 1931-32

Saudi Arabia: 1938(1st concession to the Standard Oil of California in 1933);creation in 1944 of Arabian-American Oil Company (to become Saudi ARAMCO)

Kuwait: 1938: Kuwait Oil Co. (founded in 1934, in partnership with BP)

Qatar: 1947

UAE: 1962

Oman: 1967

 

中东石油勘探与初次开采情况

3Oil Majors

*British concentrated in Iraq & Iran`s oil, which make it miss the south Gulf.

Cartel of oil Majors

The Seven Sister

OPEC(1960):to protect the oil price andtheir government’s revenue (also try to move the Seven Sister out of their country)

 

4The 1973 October War & the Oil boom: the proce of the oil increased vety rapidly

 

5The Rentier state

(1) What is a rentier state?

Rent: income not originating from the productive activity.

Rentier State: state whose revenues derive predominantly from a rent/foreign source.

Ex: oil (Gulf countries, but also Algeria, Libya Iraq, Iran, etc.);diamond(Botswana).

In the Gulf monarchies, 70%-80% of state revenues derive from oil (except in Bahrain:60%)

(2) Rentier state theory

According to the theory, tentier states are not expected to democratize, as long as they remain rentier. Because as long as the state is in position to prevent political centestation by distributing wealth, it does need democratic legitimation.

However, a rentier state confronted with a fiscal crisis will be forced to resort either to cutting expenditure or to raising taxes. A third alternative is deficit spending: national, international or money creation.

So the fiscal crisis of the state may be an important incentive for democratization.

*This theory can partly explain the survival of GCC regimes, but only to a limited extent.

 

Thanks to these massive revenues, the state can buy legitimacy at home, through spending on massive welfare programmes (food subsidies, free health and education for nationals) and abroad, through investments in foreign countries (funding of charity organizations and loans in poorer countries, massive military deals with the US, the UK, France, Russia, etc.)

 

*石油出口国经济对政治的影响

石油统治者国民(国民反而无需纳税,从而对自身权利的缺失没有实际感觉)较为稳定的证据

3the limits of the theory

a). States are not homogeneous, and the theory can`t give the debates and contentious politics within the elite any indication.

b). The theory consider that taxation is the only condition which can lead the cituzens to ask for representation. For accountability of the state.

c). The theory does not explain why some regimes in the same situation were overthrown. (e.g. Iraq in 1958; Libya in 1969)

* Not all rentier states are non-democratic: counter-example: Norway.

 

Citizen: if the ruler don`t give us money, we would say something, and, we should not pay for any tax.

 

6Labour market questions

The non-national population problem.

In 2017, the number of foreigners outweighs the number of nationals in all GCC monarchies except Saudi Arabia and Oman.

The remittance problems.

Massive economic impact: remittances constitute a significant portion of the GDP of both sending and receiving countries.(e.g. India, Pakistan. Egypt)

The Sponsorship (Kalafa) & Nationalization of Job

Any individual or company wishing to work in the Gulf country need to have a local partner.

The partner have receive 51% of the payment or company’s stock at least.

This issue created another rent for the citizen, the local partners are usually the “sleeping Partner” (they sell their status of citizens)

And,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get a citizenship in these countries.

 

7The 1979 revolution in Iran(Protest against the Pahlivi Dynasty, which proamerican)

The leader: Khomeiny

A important intelligence: Ali Shariati (1933-1977)

The revolutionary leaders believed that they can mix capitalist and socialist to one thing. The revolution was more and more religious and more and more exportive.

延伸阅读:

Frantz FanonThe Wrecfhed of the Earth (black skin with a white heart, the colonies study)

Seymour Lipset, Political Man (1960)

 

8the relation between Saudi Arabia and Iran

 

The legitimacy war between these two countries.

Iran

V.S.

Saudi Arabia

 

Republic

Monarchies

Both consider themselves as the leader of musilim

 

Both want to export their political model and thought

 

Against the USA

(More close to Russia and China)

UAS’s Partner

(Oil and money are important elements)

Both pursuit an enemy outside the country

(in order to shape their own legitimacy)

   

9(Speech): The Gulf Crisis: a Storm in the Tea Cup?

(1) the GCC (the Gulf Cooperation Council)

Members: Kuwait, Bahrain, Qatar, Saudi Arabia, UAE, Oman

The organization focus on politic, economy and military.

Originally, the aim of establishing this union is to make sure Iran less influential to these six countries. But now Yemen, Iran, Iraq are seem to be potential countries that can be members of it, however, it is not now.

(2)沙特与GCC成员国的利益冲突

1、卡塔尔在石油、天然气方面的优势让其成为国民最富有的国家。卡塔尔努力提高自己的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

2、科威特强大的国会引起了沙特的忌惮。(海湾战争的记忆?

3、巴林十分依赖沙特的投资,是沙特的属国。

4、焦虑的美沙关系,(1)美国对埃及的背叛;(2)伊朗核问题。

(3)卡塔尔与伊朗的关系:利益交集多(如同一片油田,如波斯湾出海口,等),不亲密,但必须保持接触

(4)Demands to Qatar(2017)

Curb diplomatic ties with Iran

Stop All ties to what Saudi Arabia and its allies call “ terrorist organization ”

Shut down al-Jazeera

Terminate the Turkish military presence

Stop all contacts with the political oppositopn in Saudi Arabia, the UAE, Egypt and Bahrain

Consent to monthly audits for the first year. For the following 10 years, Qatar would be moniored annually for compliance.

5Arms Race in the Gulf

6Conclusion

‘There is too much testosterone involvedwith a 33-year-old leader in Saudi Arabia, a 38-year-old in Qatar, and a 72-year-old child in the White House. Everything`s personal in this melodrama. It could be resolved as quickly as it began, but the problem is we`re dealing with unpredictable people`.

 

I have to appreciate Professor Marc’s Lecture so much. Before this course, I know something about the Gulf, but in a low level only. Marc`s speech has introduced us a brief but profound history and some attractive theories about the Gulf countries. The most exciting idea Marc has shown us is theory of the rentier state, it raised my interest in some developing country not only the Gulf ones but also some other special ones. In short, thanks to marc’s course, I am now attracted by the history of the mid-east, my study will continue although our class is finished.

Meanwhile, I want to thank Professor Li Bingzhong, thank him to provide me this opportunity to meet Marc’s lecture.

32015级本科生胡秋儒课程笔记与感想:

1.Major Gulf states: SAUDI  ARABIA    KUWAIT    QATAR

  BAHRAIN          OMAN      UAE

 Conflicts WITH  IRAQ  IRAN   YEMEN  (different policy)

2.The Saudi royal family(big, so many members,

throne inheritance between brothers first)

Three Saudi States: 1744-1818; 1824-1891; 1902-now

3.Lines in the Sand: Shiites as % of Muslim Population(MAP)

Shiite :

Shiite majority: IRAN 90-95%   IRAQ 65-70%;

AZERBAIJAN 65-75%  BAHRAIN 65-75%

Large Shiite minority: SYRIA 15-20%   YEMEN 35-40%

KUWAIT 20-25%

Sunni majority: TURKEY 10-15%  SAUDI ARABIA 10-15%

LEBANON 45-55%  QATAR 10%  EGYPT <1%  

OMAN 5-10%  AFGHANISTAN10-15%  

PAKISTAN 10-15%  INDIA 10-15%

UNITED ARAB EMIRATES 10%

4.COMPARATIVE STATISTICS ON THE GULF STATES(population)

 Nation population :Iran 82   Iraq 38   Yemen 29   Saudi Arabia 21

(million)  Oman 2.6  Kuwait 1.4  UAE 1.1  Bahrain 0.7  Qatar 0.3

Non-nation population: Saudi Arabia 12  UAE 8.7    Kuwait 3.1

                   Qatar 2.4       Oman 2.1    Bahrain 0.8  

5.Before Oil Main economic activities and political actors(MAP)

Britain protectorates in the Gulf 1900

ECONOMIC

Agriculture : usually for immediate consumption

Trade : caravan trade, import/export about pilgrimages

Pearling : in Bahrain, Trucial Coast

POLITICAL

Colonial power (Britain)

Local rulers (monarchs after  independence)

Merchants and business families (with transitional connections)

 

5/9

1.FIRST OIL DISCOVERY IN THE MIDDLE EAST(MAP)

 1901:IRAN→1927:IRAQ→1931-1932:BAHRAIN→

1938:SAUDI ARABIA →1947:QATAR →1962:UAE →1967:OMAN

2.OIL MAJORS in the mid-20th century

Competitive threat from Japan

 (formed a ‘cartel’ →organization based on formal agreement among enterprises with conflicting interesting, control supplies by keep out competitors,; refrain from prices; fix world prices)

7 sisters

3. OPEC IN 1960

Member states(2019.Jan)(MAP)

OIL BOOM: Oil embargo ;to 1974 the price quadrupled

4.RENTIER STATE THEORY

WHAT IS A RENTIER STATE?

Rent: income not originating from the productive activity

Rentier State: state whose revenues derive predominantly from a rent/foreign source

EX: oil [Gulf countries, but also Algeria,Libya,Iraq,Iran,etc];

diamond[Botswana]

In the Gulf monarchies, 70-80% of state revenues derive from oil

(Bahrain 60%)

In these countries, and the government provides the national welfare ,free medical care, education, and pensions to the citizens. These are measures that the rulers stabilize the society, in order to ensure order and keep people quiet.

 

The limit of the theory

Deterministic approach: in the theory, the state is considered as homogeneous , and it does not give any indication of all the debates and contentious politics within the elite ( ruling family ) and within the society.

The theory consider that taxation is the only condition which can lead the citizens to ask for representation , for accountability of the state . Counter-example : Arab uprisings ( driven by quest for dignity , freedom of expression , fight against corruption and inequalities , etc . )

The theory does not explain why some regimes in the same situation (oil-rentier monarchies ) were overthrown , e.g. Iraq in 1958. Libya in 1969.

 Not all rentier state are non-democratic : counter-example : Norway.

 

5.Labour Market Question

    So many foreign workers(more than nationals);GDP loss;Identity

6.Which Country Sends The Most Remittances?(CHART)

The top 10 remittance-sending countries in 2014(billion U.S. dollars)

U.S. 131     SAUDI  ARABIA  45     UAE 29     UK 25

GERMANY  24   CANADA  23    FRANCE  21   RUSSIA 21  

ITALY 16     SPAIN 16

 


5/10

1.Sponsorship(kafala)

“Nationalization” of jobs

 Employment policies to favor

The recruitment of nationals in the private sector.

Foreigner workers can get higher salary in gulf counties than their own countries.

 

2.IRAN

1979 REVOLUTION

Ali Shariati (1933-1977) new theory

Muhammad Reza Shah Pahlavi (r.1941-1979)

Frantz Fanon (1925-1961)

<The wretched of the earth>(1961)

<black skin, white masks>(1952)

Seymour Lipset <Political Man>(1960)

Ayatoliah Ruholiah Khomeiny (r.1979-1989)


5/15

1.GCC :1981 (monarchy countries)(MAP)

       SAUDI ARABIA  KUWAIT    BAHRAIN

 UAE            QATAR      OMAN

SAUDI ARABIA: the largest territory ; most population; leading

QATAR: small territory; limited men,; but the richest one; challenging

The arms import (2008-2012&2013-2017):   

SAUDI ARABIA: +255%

QATAR        : +166%

2. IRAN : NATIONAL  IDENTITY  

compared to IRAQ ‘state’(artificial)

3. a 33-year-old leader in Saudi Arabia,

a 38-year-old in Qatar,

a 72-year-old child in the White House.

Dealing with unpredictable people

→ the problem which is not resolved

4. BALANCE


Impression  of  Courses  and  Lecture

From last week to this week, I listened to Professor Mark’s courses and lecture four times before and after. I am very grateful to Professor Mark for coming to us to offer courses and impart knowledge. Each course is full of content and benefits, which gives me a more specific and clear understanding of the history and current situation in the Middle East. At the same time, I am very grateful to Professor Li for giving me this opportunity and to help in the course study.

 

(4) 研究生学位论文致谢案例

1】2015级硕士研究生 梁钦论文致谢

我与陕西师范大学的缘分开始于2014年10月,因为那时的我顺利地被保送到了师大。说实话,在入学之前,我对师大并没有太细致的了解,只是很肤浅地知道那是一所教育部直属的师范类院校,是个211学校,比我本科学校要好一点。当时就想,那是一所有很多女生的学校,我估计研宄生三年又要年年过双十一了,毕竟自己也不喜欢参加各种活动,更别提找男朋友了,所以当时对三年的硕士研究生生活也没太大的幻想和渴望。果然,三年过去了,我依旧还是单身。虽然单身但是我并不会感到孤独,因为在我身边有一群让我值得依赖、让我感到幸福、让我非常骄傲的老师和小伙伴们。

回想三年的师大时光,是足以让我倍加珍惜和感激的。想要感谢的太多太多,但是我最先想感谢的是陕西师范大学和历史文化学院,因为如果没有这个平台,如果师大和学院没有接收我,我不会在之后的三年接触到如此优秀的团队、老师和同学们。因此,非常庆幸我选择了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同时感激你们也选择了我。在学院里,我受到了很多老师的指导与帮助,白建才老师、何志龙老师、胡舶老师、王成军老师、郭响宏老师、梁红光老师、宋永成老师、王大伟老师、詹晋洁老师、孙坚老师、John。在他们的授课中,我学到了很多的专业知识,看到了他们对学术认真的态度,在论文的选题及预审读期间,都给予了我宝贵的修改意见和建议,在此我衷心地向他们道一声感谢!也不能忘记在办公室默默付出贡献的曹伟老师、王春阳老师、刘晓东老师、齐耐心老师及辅导员洪海安老师,在你们身上学到了很多处理问题的方式与方法,谢谢你们的关心与付出!同时也非常感谢学院给我们与外籍专家学习的机会,在校期间受到了来自TimPhilipCatherineMichaelBillSeevan的学术经验与知识,深受启发,甚至激起我想要出国学习想法。在此,十分感谢师大的国际交流处让我有这样的平台可以看到外面更大的世界,使我可以在研二期间,前往美国北佛罗里达大学进行学术交流。在美国的十个月的时间,让我体会到不同的文化环境与学术氛围,也交到了不同国家的朋友们,感受到他们的热情与友好。每次回想在外的这一场旅程,都会让我觉得是在做梦,非常的不可思议与珍贵,永远感谢这一段经历与学习!       

如果有人问离开师大,最让我牵挂的人是谁,我会不假思索地说是我的导师,李秉忠老师。在我眼中,李老师就是一个完美男神的存在,是我的偶像与目标。因为在与他的交流中,我渐渐地想要努力奋斗成为他那样优秀的人。李老师在研宄生期间教给了我太多,不仅帮我打下了夯实的中东史知识,教授寻找资料的方法,指导论文的选题与写作,提高了我的科研能力与学术素养。而且还锻炼了我们接待外宾与组织国际会议的能力,真的是收获颇多!研究生期间,联系我最多的人就是导师,经常半夜了还在给我发可以让我学习的文章和相关材料。如果给导师打分,我肯定会给导师一个超级满的满分,因为他真的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称职的老师。感激与感恩导师三年里对我的关心与帮助,导师,谢谢您!如果有人问我以后还会经常来师大么,我会坚定地说肯定会,因为我的导师在这里。

三年的时间也让我接触到非常可爱的同门师兄弟妹们。与我一届的同门涂斌和吉喆,我们经常一起学习交流,感谢你们对我脾气的忍让和生活上的帮助;还有李泽英、吴丹、万可萌、刘艳红师姐们,龚鑫、韦晶师兄们,宋小超师弟,曾梦清、胡议丹、许茜议、胡龙琴、杜鹃、石月月、陈文婧师妹们,非常开心可以和你们一起相识、交流并且共同完成任务,是你们让我感受到了大家庭般的温暖,感谢与你们的相处,让我认识到一群可爱的人!我还要感谢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小伙伴们,吉喆、邓瑨、陈闰之、程子研。真的非常感谢我们可以志同道合,可以一起学习、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一起嗨。生活中每次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你们总有办法可以让我继续开心健康的生活,是你们让我的研宄生生活不再孤单,感谢你们的陪伴,爱你们!

此外,还要感谢和我相处已经7年的室友李晓月同学,把宿舍打理的干干净净,半夜我们一起谈心交流,7年的室友,最美好的青春时光你都见证了,感谢我们的这段缘分!还有一起7年的同学刘率君和韩强强,本科与研究生我们一起在同一个学校一个学院,一起交流学术与相聚谈天,这一路真的是秦晋相伴,感谢你们!最后,感谢一直鼓励与支持我的家人们,感谢你们营造给我这么无忧无虑的家庭环境,谢谢你们让我一直活泼开朗的生活,我会好好努力,珍惜现在,奋斗未来!三年的研究生生涯,就要结束了,想要感恩与感激所拥有的一切,希望在接下来的学术生涯中,我可以用行动感受到李老师对我们说的:阅读幸福,思考幸福,发表自己的见解更是无与伦比的幸福!

22015级硕士研究生 吉喆论文致谢

当我提笔开始写下致谢二字的时候,才真正意识到毕业即将要来临了。2015830日在阳光苑广场报到的那天仿佛还是昨天,而过几天我们就要穿上硕士服,成为穿袍贵族了,回顾这三年的学习生涯,如同白驹过隙,一切都是那么匆匆。

非常庆幸来到陕西师范大学求学,对师大总是怀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大概就是始于颜值,终于情怀吧。此生有幸师从李秉忠老师,导师不仅在学业上给予我指导和帮助,也是我人生方向的指路明灯。有时候有些贪玩,有些拖延,每每见导师总是心怀忐忑,导师常常语重心长的教导我们要时刻抓紧学习,凡事提前做准备,脚踏实地。从2016126日定题开始,导师无时无刻不在关心我的论文,并提出了许多很有建设性的意见。每当我在写作过程中遇到瓶颈时,导师总是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的为我理清思路,提醒我应该注意的问题。完成初稿后,导师对我的论文的修改可谓是一字一句,细致到标点符号,经常在深夜收到导师的修改意见,这篇文章倾注了导师大量的心血,在此感谢我敬爱的导师!同时感谢您和学院为我们提供了优越的学习资源,请来许多一流的学者为我们授课,拓宽了我们的视野,使我们深受启发。此外,我还要感谢为我们授课的何志龙老师、胡舶老师、宋永成老师、王成军老师,您们的精彩授课,谆谆教诲让我受益良多。

我很幸运的在库尔德李门里遇到了我亲爱的同门一一梁钦、涂斌,我们互相鼓励,共同进步,特别感谢梁钦同学,在我遇到挫折的时候告诉我要坚强,在我沮丧时把我从颓废的情绪中解救出来,在我着的时候提醒我要回归现实,我们一起学习的时光,永远都会留在我心里成为及其珍贵的回忆。同时感谢我的师弟师妹们对我的论文作了很细心的修改,尤其是宋小超和胡议丹;还要感谢我师兄龚鑫,在为我提供就业信息方面,可谓鞠躬尽痒。三年研究生期间,我结识了许多小伙伴:邓捃、程子妍、陈闰之、王熙,还有我幽默的室友王霁钰同学,因为有你们的陪伴,我能够更乐观、积极的面对生活,庆幸研途有我,感恩研途有你们!

最后,我要感谢我的父母。感谢你们的陪伴,让我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完成了学业,我一直知道,在我的背后,你们永远在无条件的支持我,是我坚强的堡垒。谢谢我的爸爸妈妈,给予我很多事情的自由选择权、决定权,依稀记得开始练习长跑的那个暑假,爸爸一直在陪伴着我,成长的路虽然有时候很孤独,但是父母的爱与包容,是我跑好人生这场马拉松的最大动力!谢谢JJ.林俊杰,一度在音乐的世界里告诉我,努力不会徒劳,只要脚步不停,就永远会有目的地!

与师大要说再见了,此刻除了眷恋还是眷恋。但愿多年后的我们,尝尽冷暖,依旧热血;身处泥淖,依然故我;历尽千帆,依旧心似少年。

32016级硕士研究生 宋小超论文致谢

三年的研究生生涯倏忽而逝,回首这三年来在陕西师范大学的学习、生活、与工作经历,不禁感慨万千。陕西师范大学给了我太多太多难以忘记的隽永时刻,教会了我成长与进步,从三年前刚刚踏入校门的学识浅薄、诸事不谙的我,成长为今天的热爱学习、充满动力、有着坚定的人生追求。相信这短暂的三年研究生时光将会成为我人生的重要记忆,而毕业论文也是这段时光的最后尾声,回顾论文的准备与写作工作,前期因种种原因造成写作效率低下,内心急切;写作过程中也曾遇到每日只能写下二三百字的困境,但真的结束之后才深觉论文的完成并不代表学习的结束,求知的道路还很漫长。短短七万余字的论文对于研究生阶段而言,既是一种收获,也是另一个新的起点。

在此篇论文写作过程中,首先要感谢我的导师李秉忠教授,他学识渊博、平易随和、幽默乐观,是一位极富人格魅力的良师。三年来与导师相处的点点滴滴浮现眼前,他豁达开朗、不畏艰辛的人生观激励着我克服诸多困难,熬夜伏案创作、十年宛如一日的精神既让我崇敬,又使我汗颜。感谢导师三年里孜孜不倦教诲于我,感谢导师对我此篇文章的指点与修改,与此同时也要感谢历史文化学院每一位教授过我的良师,他们用渊博的学识引领我走近学术之路,令我能够在书香文海里度过青春时光。感谢我的父母,为我的研究生生活提供的大力支持和无限关怀,使我能够圆满完成学业。感谢我的同门曾梦清同学,三年来给予我学习和工作上的大力支持与帮助以及对我个人缺点的包容,感谢我的师姐师兄梁钦、吉喆、涂斌,在我论文写作过程中对我的鼓励和关心,感谢我的师弟师妹胡议丹、刘姜、张玮长期以来帮忙处理解决工作、学习中的事务。最后要感谢那些陪伴在我身边的朋友,是你的支持与鼓励给予我对生活的无限憧憬,期望我们在未来的人生旅途中仍旧对知识充满好奇,对人生满怀希望!

由于笔者学识水平有限,深知此篇论文不论是在前期资料收集还是撰写过程中不免存在某些不足之处,敬请各位师长以及同学批评指正。与此同时,对于本文所引资料的编、著者,也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42016级硕士研究生 曾梦清论文致谢

在终南山下求学的日子即将结束,内心失落又欣喜,失落是因为我即将离开这个存留我三年青春的地方,离开我亲爱的老师和朋友们。欣喜是因为我即将到一个美丽的地方开启新的生活。临走之前,想要感谢太多的人和事,想过很多次要用特别精致的语句表达,但我文辞拙劣,决定还是用最平实的语言表达出我内心最想说的话。

我首先要感谢我最亲爱的导师李秉忠老师,老师教会了我太多知识,为我修改论文特别仔细认真,经常在假期和深夜还在为我的论文提建议找资料,优秀的老师都是如此努力踏实,我又怎能偷懒。除学习外,老师也教会我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记得老师强调的最多的就是做人要善良宽容,这三年在老师的教育下我成长了许多,学会了怎样跟不同的人交流。老师对我的关心我会永远记在心里。在我找工作茫然无措时,老师给予了我很大鼓励和帮助,我相信,在以后每当我想起古城西安时,老师一定是我内心最牵挂最敬重的人。我一定会铭记老师的教导,在未来的路上坦坦荡荡、脚踏实地、真诚善良!

感谢陕师大和历史文化学院给了我学习的机会。感谢何志龙老师、胡舶老师、宋永成老师、王成军老师、王大伟老师、詹晋洁老师、霍文勇老师、韩中义老师、孙坚老师Seevan SaeedTim NiblockCatherine OwenNikos ChristofisHuseyin YilmazJohn McGovern对我在学习以及论文上的悉心指导。感谢我可爱的师姐梁钦、吉喆、万可蒙、刘艳红和师兄涂斌、韦晶对我的照顾与帮助,感谢师妹胡议丹、许茜怡、石月月、陈文婧、郭蕊、陈雨菲和师弟刘姜、张玮在学习上对我的帮助与陪伴,很庆幸我遇到了最好的同门宋小超,还有可爱美丽的胡龙琴、杜娟,感谢这些给予我生命能量的人。

感谢我的父母用最朴实的话语教会了我做人做事要一步一个脚印,父母对我不求回报的爱是支撑我不断前行的动力,感谢我的亲人们相亲相爱让我幸福成长。

在三年的生活里,感谢我亲爱的好朋友王莉楠三年来陪我日食三餐,在每天互怼的生活中给我带来源源不断的欢乐。感谢我的好朋友苏杰对我学习上的监督,在生病的时候照顾我,三年来我们共同进步,互相修改论文,互相鼓励。感谢我的挚友丁煜,感谢六年里的陪伴以及对我学习和生活上不断地鼓励与支持,让我成为更好的自己。感谢我的表姐成风在我写论文期间帮我修改,督促我学习,对我进行鼓励与帮助。

生有涯而知无涯,19年的学习生活让我懂得任何时候都不能松懈,要一直保持学习的姿态,做一个有情怀、有理想、有担当的人,持守正道,浩荡向前!

 

 

 

 

 

 

 

 


 

 

 

第二部分

团队研究成果



 

1.发表论文与出版专著

论文:

1】土耳其埃尔多安政权的强势治理及其脆弱性

《现代国际关系》201611

李秉忠、菲利普·罗宾斯

摘要:土耳其的国家治理在埃尔多安时期显示出鲜明特点,如建立在经济增长基础上的社会繁荣,借力于宗教获取选民支持,置军队于文官政府的控制之下,通过欧盟践行自身的政治议程和寻求合法性,推行"零问题"睦邻外交等。2011年中东剧变以来,土耳其的政治治理进一步暴露出脆弱性,折射了中东内生问题、土耳其自身结构性问题及对局势的误判。2016715日土耳其军事政变后,埃尔多安政府在内政方面进行大清理、对外交做出大调整,将国家发展带入拐点,增加了其未来走向的不确定性。

基金:中央高校项目公民权和族裔性:土耳其国家话语中的库尔德问题”(项目号:15SZYB0:); 陕西师范大学优秀青年学术骨干资助计划的阶段性成果;

关键词:土耳其; 埃尔多安; 政治治理; 叙利亚;

2】土耳其艰涩的民主化进程与库尔德问题的演进(1950-1980)

《史学集刊》201703

李秉忠

摘要:土耳其特有的民主化进程遭遇了库尔德问题的挑战,最为直接的表现就是库尔德人身份认同的强化和库尔德工人党的建立。库尔德族裔政治最初表现为与左派的联合,其后形成以建立库尔德国家为目标的政党,土耳其民主政治运作的艰涩与库尔德人对民族国家构建的反抗有着密切的关系。土耳其库尔德问题的案例表明,族裔政治有其自身的内在逻辑,民主未必能够解决族裔问题,处理不当还有可能成为国家分裂的动因。后发国家民主政体的构建需要格外谨慎,尤其是国内存在重大族裔问题的国家。因为民主的本质是通过获取选票的方式来分享政治权力,如果这种分享权力的潜在趋向与族裔政治结合在一起,却无法有效管控族裔冲突,就有可能使民主异化为一面合法的分裂的旗帜。

基金:陕西师范大学青年学术带头人及学术骨干资助计划项目(16QNGG004) 中央高校项目公民权和族裔性:土耳其国家话语中的库尔德问题(15SZYBO)的阶段性成果;

关键词:土耳其; 民主化; 库尔德工人党; 土耳其工人党; 族裔政治;

3】土耳其外交政策调整的动力:安全诉求和地缘政治抱负

《当代世界》201811

李秉忠

摘要:2011年中东地区陷入动荡以来,土耳其外交政策呈现两大持续性特征:与大国关系的异动和强势回归中东。与大国关系的异动主要表现为土耳其与美国关系的问题不断及土耳其与俄罗斯关系的回暖。相较于其他地区大国,土耳其回归中东显得颇为高调,也取得了某些成果。安全诉求和地缘政治抱负是土耳其外交政策调整的主要动力,土耳其能够为中东地区提供何种安全保障架构以及被地区国家的接纳程度,将决定土耳其外交政策调整的限度。与此同时,土耳其也是观察国际格局转变的极佳案例。从某种意义上讲,土耳其在地区领袖争夺中暂时处于领先位置,近期的"卡舒吉事件"进一步强化了土耳其的优势地位,但决定性因素是中东乱局最终将以何种方式尘埃落定。

基金: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土耳其国家治理难题研究”(项目批准号:17ASS003)的阶段性成果;

关键词:中东动荡; 安全诉求; 地缘政治抱负;

4】土耳其外交政策中的两个结构性问题:库尔德问题和亲西方外交

《土耳其研究》201801

李秉忠

摘要:土耳其共和国建立以来,外交政策一直受作用于两个结构性动力:库尔德问题和亲西方外交。理论上讲,土耳其可以通过在国内和区域层次上有效地管制库尔德问题和强化与西方的联系,从而增加自己的软权力。但事实上,土耳其已经为这两个问题之网形成的"囚笼"所困,在可预见的未来难有新的突破,从而延滞了其实现区域领袖抱负的时间,也阻碍了它在区域和国际层面上发挥重要影响的追求。土耳其可以通过增强自身实力和灵活的外交为笼子扩容,寻求与自己实力相称的地位,与此同时坐等区域和国际层面上地缘政治的大转变。中东局势的动荡则导致土耳其外交活动的空间趋窄而非相反,可能引发与相关国家/行为体关系的波折。西方最终还是要接受土耳其奉行独立的外交政策。

基金: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土耳其国家治理难题研究的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17ASS003)

关键词:土耳其; 库尔德问题; 亲西方外交;

5】土耳其的不确定性及对世界的影响

《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819

李秉忠

摘要:经济的不稳定性、转向总统制后政治前景的不可预期性、外交转型的不确定性和以强力方式来解决库尔德问题的高风险性,使得不确定性成为土耳其近期内政和外交的主要特点。经济的发展是埃尔多安政权的安全阀,世俗化道路和权力的适当制衡有助于消除土耳其国内的对立化倾向,库尔德问题的妥善管制对土耳其意义重大,这些因素将共同决定土耳其发展的前景。对于土耳其不确定性的探讨如果是在阐释一种复杂历史形势中的历史进步,一种与历史潮流相吻合的趋势,一种进步的观念,则越是复杂越是值得研究,越是困难越能体现研究的价值,越可以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

基金: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土耳其国家治理难题研究的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17ASS003

关键词:土耳其的不确定性; 埃尔多安; 总统制; 库尔德问题;

6】论伊朗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支持的原因及影响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06

何志龙

摘要:叙利亚内战爆发后,伊朗基于国家安全和地缘政治战略需要,"阿拉伯之春"与叙利亚内战区别对待,从政治、外交、军事、经济等方面竭力持久支持叙利亚巴沙尔政权,这不仅增强了巴沙尔政权的军事和经济能力,对其能够支撑至今产生了重要影响,而且还避免了巴沙尔政权在中东地区的完全孤立,也使得美国等西方国家及以色列在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上有所顾及。伊叙联盟颇具新建构主义的康德文化特征,联盟互为依存,巩固稳定。伊朗会继续竭力支持巴沙尔政权,巴沙尔政权也会继续坚定地站在伊朗一边。

关键词:伊朗; 叙利亚; 巴沙尔政权; 黎巴嫩真主党;

 

7】塞浦路斯加入欧盟的影响

《中东问题研究》201602

何志龙

摘要:200451日塞浦路斯正式加入欧盟后,其政府机构相应地进行调整,各政党形成支持政府加入欧盟的共识,并高度关注欧盟所关注的问题,积极参加欧盟的活动,妇女参政率空前提高。塞浦路斯调整经济体制,加入欧元区,欧盟成为塞浦路斯的主要贸易伙伴;加入欧盟后塞浦路斯退出不结盟运动,实施欧盟外交政策,与希腊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北塞"与欧盟之间建立了联系,土耳其族成为欧盟成员国公民,但受到诸多限制,美国也调整了对"北塞"的政策。在联合国斡旋下,希腊和土耳其两族均表现出和谈愿望,但缺乏诚意。从长远看,塞浦路斯加入欧盟将有利于塞浦路斯实现统一。

基金: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塞浦路斯民族和国家构建问题研究”(项目编号:11BSS022)阶段性研究成果;

关键词:塞浦路斯; 欧共体; 欧盟; 北塞;

8】近代俄国律师制度的创建及其影响

《世界历史》201401

郭响宏

摘要:律师制度是欧美国家普遍采用的一种法律制度,在西方被看作是法治国家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近代俄国在借鉴西方国家司法实践经验的基础上,1864年引入了现代律师制度,律师辩护因而成为帝俄晚期司法发展的突出特征之一。近代俄国律师主要有宣誓律师、实习律师、私人律师和地下非法律师四种类型。律师制度建立之初,严格的职业准入,管理上的自治,使律师走上了一条相对独立的职业发展之路。但内部的分裂,社会大众对律师的批评,尤其是沙皇政府采取的限制律师发展的一系列反改革措施,大大影响了律师制度的持续发展。总之,律师制度的创立和实践对推动帝俄晚期的社会变革、促进法治国家建设以及人民法律意识的转变具有积极意义。

基金: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俄国1864年司法改革与晚期帝俄社会变迁研究”(项目批号:12XJC770006)阶段性研究成果;

关键词:俄国; 律师制度; 社会变革;

9】近代俄国陪审制度的创立及其实践

《世界历史》201204

郭响宏

摘要:陪审制是欧美国家普遍采用的一种司法制度。近代俄国在吸取英、法等国司法实践经验的基础上于1866年正式引入陪审制,陪审团审判因而成为晚期帝俄刑事司法审判的主要形式。俄国陪审团的裁决受到司法宣誓、问题列表制度和社会伦理道德因素的深刻影响,其最终裁定采取简单多数原则。陪审制在俄国的早期实践赢得了人们的普遍认可;但农民占陪审员多数和较高的无罪宣判比率,日渐成为沙皇政府内部保守派攻击陪审制的理由。19世纪七八十年代沙皇政府所采取的一系列反改革措施,大大缩小了陪审法庭的权限;直到20世纪初,陪审制才有了一定的发展。晚期帝俄陪审制的发展虽因沙皇专制制度的制约而未有实质性的发展,但它的引入和实践对于俄国司法的发展、社会结构调整、政治现代化有积极意义。 

基金:2012年教育部人文社科西部青年项目“俄国1864年司法改革与晚期帝俄社会变迁研究”(项目批准号:12XJC770006)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关键词:俄国陪审制法制;

 

 

 

专著:

 

书名:土耳其民族国家建设和库尔德问题的演进

作者:李秉忠

页数:509

书号:978-7-5201-0340-4

出版日期:20179月(11次)

关键词:土耳其|国家构建|库尔德问题

开本:16

装帧:平装

分类:国际关系学;土耳其研究;世界民族

内容简介:本书从民族国家建构的视角,以库尔德问题为主线,采用历史学、民族学和国际关系学的研究方法,探讨了库尔德问题与土耳其内政外交的彼此作用和影响,在此基础上分析民族与民族国家建构的一些基础性问题,如民族与国家边界、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民族主义与国家主义、民主化与民族主义等,深化了学术界关于这些问题的思考。

 

 

 

2.创办刊物

 

 

2018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