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国别和区域研究基地
大学首页 学院首页 手机访问
学术论文
学术论文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术成果 >> 学术论文 >> 正文
李秉忠:土欧抱团有多暖?
2018年09月05日 18:35  点击:[]

   土美关系紧张,可能成为欧盟加强与安卡拉关系的机会,以此来维护跨大西洋关系的基本稳定。欧盟和土耳其在对美关系上存在“共同点”,这有望成为双方讨论合作的新起点。不过,复杂现实因素下,双方关系的改善显然具有权宜性的特点。

   欧盟在经历了英国“脱欧”以及自身在叙利亚问题上无所作为的困境后,需要在土美关系紧张时表现一把,以此来重振欧盟士气和巩固国际存在感。 

美国政府以对土耳其钢铝产品征收关税翻倍的形式,开启了针对盟友土耳其的贸易战,并要求进一步审查美土关系。

这一背景下,土耳其与欧盟的互动受到特别关注。按既定安排,8 月底土耳其将参加欧盟外长会议;9 月 7 日,土、俄、德、法领导人将在伊斯坦布尔举行会晤;9 月底,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将访问德国。

 一系列迹象表明,土美关系紧张,可能成为欧盟加强与安卡拉关系的机会,以此来维护跨大西洋关系的基本稳定。欧盟和土耳其在对美关系上存在“共同点”,这有望成为双方讨论合作的新起点。不过,复杂现实因素下,双方关系的改善显然具有权宜性的特点。

 

美土欧三角关系 

正如美国是土耳其与欧盟关系中的利益相关方一样,欧盟也是土耳其与美国关系中重要的利益相关方,需要从跨大西洋和北约关系的角度来审视欧盟、土耳其、美国之间的关系。

在过去较长一段时间,“土耳其 - 欧盟”与“土耳其- 美国”这两组关系具有某种跷跷板式的特点。当土欧关系遇冷时,土美关系就可能升温,反之亦然。这种跷跷板式的特点,反映了西方在战略上对土耳其有所需求,但又无法从根本上接纳其特质的困境。

在土耳其风雨兼程加入欧盟的进程中,美国充当过掮客的角色,在土耳其与欧盟之间不断协调。同样,在美国与土耳其发生摩擦时,欧盟则不时对土耳其施以援手,或发挥润滑剂的作用。

在过去一年中,跨大西洋关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尤其是在经贸领域。特朗普甚至用“敌手”一词来指称欧盟,公开威胁要让欧盟感受到经济灾难,这在美国与欧盟关系史上尚属首例。换言之,欧盟也是不久前才暂时性地化解了与美国的贸易战,但至今仍是美国贸易战的潜在对象,这使得欧盟对土耳其有一种休戚与共的情感。

相较于与美国的关系,土耳其与欧盟地理上更为接近,意义也更为重大。一方面,上百万土耳其移民在欧洲各国生活和工作,欧洲各国在土耳其的贸易和投资量也远高于美国。另一方面,土耳其一直将加入欧盟作为自身欧洲身份认同的标志。

同时,土耳其与欧盟在诸多问题上的立场更为接近,比如在 2003 年,法国、德国与土耳其一道反对美国对伊拉克动武。此外,对于当下动荡的中东局势,尤其是叙利亚危机,土耳其和欧盟有诸多共同关切,这一点便不同于大西洋对岸的美国。这些都成为土耳其与欧盟关系改善的基本前提。

另外,维护与土耳其的某种良好关系,符合欧盟的根本利益。近期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土耳其公司欠债达 2000 亿美元,其中 10% 明年底到期,而债主大部分为欧洲银行。显然,如果土耳其经济困难扩大化,首先受到损害的将是欧洲。

难民问题也是欧盟考虑的重要因素。2016 年土耳其与欧盟就难民问题达成了协议,以此解决约 300 万难民的问题。根据欧盟 2018 年关于土耳其的报告,约有 350万叙利亚人和 36.5 万来自其他国家的难民现在居住在土耳其。

需要强调的是,虽然自土耳其前往欧洲的人数一直在增长,但绝对数量并不大,而且其人员构成主要是职业人员,如军官、外交官、学者等。欧洲难民问题的可控局面与土耳其的支持和配合有直接关系。土耳其与欧盟双方在应对难民问题上的合作,迄今为止还算是比较成功的。

 

土欧如何走近 

为了减轻土耳其经济的外部压力,埃尔多安政府正寻求与德国和法国改善关系。而德、法反对美国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因此有望对土耳其加以支持。

德国是土耳其的头号贸易伙伴,近期土耳其一些主流媒体的表态是:德国与土耳其一道对抗美国针对土耳其的“经济政变”。

面对土耳其的示好,欧盟出于实际利益考量,也作出了较为积极的回应。

埃尔多安声称已得到法国总统马克龙帮助土耳其稳定经济的保证。法国经济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也表示,需要强化法国和土耳其之间的经济联系。

德国总理默克尔也正竭力防止土耳其经济困难对欧元区的溢出效应,而且力求在美国和土耳其这两个北约盟国之间充当调停者角色。默克尔明确表态称,“德国愿意看到一个经济繁荣的土耳其,土耳其经济不稳定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欧洲议会也希望美国和土耳其通过建设性的外交接触来解决彼此之间的问题。

究其原因,土耳其与欧盟关系的改善是对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和罔顾盟友利益的某种反抗。欧盟和土耳其都反对美国政府的盟友政策,反对其“无来由”地挥动贸易制裁的大棒。于是,欧盟和土耳其需要以彼此合作的方式来与美国对话,这恰恰是欧盟、土耳其、美国三者跷跷板式的关系特点在特朗普时代的体现。

某种意义上讲,美国与土耳其的贸易战,也为欧盟重振形象提供了机遇。在经历了英国“脱欧”以及自身在叙利亚问题上无所作为的困境后,欧盟需要在土美关系紧张的时候表现一把,以此来重振欧盟士气和巩固国际存在感。

还需要强调的是,俄罗斯因素也从反方向发挥作用。俄罗斯总统普京 8 月 24日强调,俄土关系在经济和外交领域都在发生深刻变化,这些变化有利于地区和全球秩序的改善。俄罗斯外长近期访问了土耳其,普京不久也将出访土耳其。

 

土欧关系有限修复 

不过,对土耳其与欧盟关系修复的速度和程度不能高估,这种修复的最终结果可能是在提升关税同盟方面达成一致,而非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进程有根本的改观。

土美关系紧张之前,土耳其与欧盟关系已处于某种临界点。2017 年 7 月,欧洲理事会认为,土耳其正逐渐远离欧盟,土耳其加入欧盟进程因此停滞。2017 年 8 月的一次电视辩论中,默克尔声称“欧盟不应该接纳土耳其为成员国”。土耳其也针锋相对, 宣称不再需要欧盟,加入欧盟的努力只是在浪费时间。

有分析人士指出,土耳其与欧盟关系的修复只是阶段性的抱团取暖,双方存在的结构性矛盾并无从根本上加以改善的迹象。土耳其国内局势的变化,在欧盟一些国家的政界人士看来是某种倒退。土耳其与欧盟之间出于对抗美国贸易挑战的需要而结成的暂时性联盟,也可能因为美国态度的转变而生变。

 

(作者系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土耳其研究中心主任)

 

上一条:土耳其近期地方选举及其政治影响 下一条:李秉忠:土美关系横亘着结构性矛盾

关闭